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智能音箱下沉市场速写

2019-04-12 14:53
来源: 亿欧网

先说个故事。

作为一个“东西多就会死星人”,我试过很多种方式来处理旧衣物。后来发现,一些二手电商平台上会有人专门回收旧衣物。于是我联系了其中一位。

按理说,这种电商往来应该不会产生什么沟通交流。奈何我遇到的这位范大姐极其健谈,一来二去就熟络了起来。直到现在,范大姐还没事就问我有没有旧衣服可以给她。

范大姐告诉我,她家在山东莱州的农村。丈夫出外打工,自己在家务农之外,开了个做布艺拉花的网店。旧衣服就是消毒撕碎之后做拉花的,主要供给当地酒店,也做装饰品在网上出售。

范大姐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就略微讲了一下AI和自媒体。有点让我没想到的是,范大姐接话说AI她可懂。她家里现在有两台小度音箱。自己用一个,闺女用一个。她给我讲,做拉花时候很无聊,就靠用小度听小说解闷,无聊了还跟小度聊天,聊起音箱使用技巧比我都熟练。

智能音箱下沉市场速写

让我印象尤其深刻的是,她告诉我们他们村子离快递点很远,这台小度,是她骑自行车20里路才拿回来的。结果后来闺女老是跟她抢,她就又买了一台,又骑了20里拿回来。

这可能就叫人生中的隐藏任务,只是想处理下旧衣服的我,居然不可避免地展开了一段关于智能音箱和农村市场的思考。

后来我反复问了范大姐不少关于音箱使用的问题,还想让她帮忙采访了一些乡亲。结果出乎我的意料,在一个已经算偏远的胶东乡村,智能音箱的接受度居然远超过我的常识预期。

这背后的原因和预兆,也许真的值得考虑。

结合跟范姐的聊天,以及对智能音箱下沉市场一些观察,我想已经有必要,对这个目前来说还相对陌生的AI市场做一个速写:究竟是什么样的用户,正在三四线城市与乡村地区使用与智能音箱对话?他们对AI的接纳,又意味着什么?

画像一:刚需

总体感受下来,范姐是一个乐天派,同时她的生活并不宽裕。这一点既体现在她的精打细算里,也呈现于她对生活并不算少的抱怨里。

但是在给孩子买音箱这件事上,她却并没有犹豫。问及原因,她说孩子老师推荐过百度的音箱,一个是让孩子回来听名著,练成语,再一个老师强调让孩子跟着音箱练习说普通话。纯真的普通话对话,这一点在胶东的农村小学其实并不容易达成。

不难看出,所谓下沉市场,即泛指中国三四线城市,以及农村地区的用户,对智能音箱的价值定位,与都市家庭是截然不同的。

毋庸讳言,劳动力迁移和乡村空巢化,正在带给小镇和乡村更多属于这个历史阶段的“特殊情况”。而这一过程中涌现的新需求,恰好是必须用对话式AI这种技术来填补的。比如这几个侧影中,不难发现智能音箱的需求究竟在哪里:

1、空巢老人的陪伴感

今天,很多小镇和乡村,主要居民已经是留守的空巢老人。在基本的经济与医疗之外,他们最需要的就是陪伴感。而在儿女远离的背景下,陪伴感往往需要科技来填补,这也是固定电话和半导体收音机,为什么依旧是老人的刚需。而在宽带问题被解决后,智能音箱可以更好满足这一需求。有屏的智能音箱,让不会用手机的老人可以与儿女更方便视频。而优质的内容与语音对话,则完全可以取代收音机。

2、留守家庭的娱乐

在今天,像范姐一样的农村主妇并不在少数。她们留在乡下支撑起家庭,同时要承担繁重的工作。其实对她们而言,能全身心坐到电脑或电视前的时间同样是奢侈的,更多需要的,是工作之余的娱乐陪伴。而这一点目前似乎也必须依靠娱乐音箱来填充。

3、农村儿童的教育

另一个刚性需求在于,智能音箱带来的对话式教育,可能在都市家长眼中更接近一个教育补充或者教育游戏,而在英语、科学、语文,甚至普通话教育都严重匮乏的地区,用音箱带来的专业加无人工成本教育,可能是早期教育唯一的解决方案。

4、返乡的礼物

2018年底,在春节购物数据中,我们发现智能音箱作为回乡礼物的比率提高,尤其在东南沿海打工的云贵川地区返乡者,尤其愿意将智能音箱作为礼物。对于务工者来说,物美价廉,能引起孩子惊叹和邻居夸赞的春节礼物同样是个刚需。而这也是智能音箱快速下沉的最大动力之一。

很多问题或者说需求,目前还无法用智能音箱之外的方案来解决,这是我们所见的第一个画像。

画像二:小镇的科技消费观

智能音箱在三四线城市,以及乡镇农村的兴起,另一个原因来自消费趋势的涌动。

在范姐看来,在他们村子里用智能音箱,是一件非常时髦的事。最先告知她智能音箱的,就是来串门的年轻人。

所谓的科技消费观和科技审美,在今天可能是存在可用消费断层的。也就是说,不同可支配收入的人群,对待科技消费的态度并不一样。

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8中国小镇青年消费报告》,中国目前在三四线城市,以及乡镇地区生活的20-26岁青年,平均月收入为2500元。而这个与北上广相差悬殊的收入基数,虽然可以被相对低廉的生活成本抹平,但在科技产品面前,大家是彼此平等的。

这也就意味着,昂贵的华为苹果手机,动辄上千的穿戴设备,轻松上万的无人机,并不能构成这一市场的“流行色”。

在今天的中国下沉市场,手机的更换不可能太频繁。而可以追逐最新款、最多花样的,其实就是智能音箱这类百十块钱的,在可承受范围内同时又不落伍的科技产品。对于很大部分消费者来说,百度能上春晚的最新AI技术,只用几十块就可以带回家,这个逻辑是很重要的。

换言之,已经过万的新款iPhone是对小镇青年不友好的,但是音箱不会。在智能音箱的世界,都市和小镇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这个问题的最好映射,就藏在抖音和快手上,无数由小镇青年拍摄的智能音箱视频里。

就像更早之前,下沉市场流行的不是昂贵的功能机,而是五花八门的MP3。今天这个科技消费观,开始作用于智能音箱。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在下沉市场,邻里影响的消费现象占据着绝对的主流。邻居家有一个,我也要买一个,是这一市场的主要推动方式。因此上,好玩、好用、不贵,成为了能够驱动这种消费的主要标签。

性价比时尚,是第二个市场画像。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