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正文

AI无法代替老师?现在我没那么坚定了

导读: 虽然“人工智能+教育”(AIED)仅在行业中有一个模糊的概念,但相信多数人对它的理解基本是“机器人教学”。

虽然“人工智能+教育”(AIED)仅在行业中有一个模糊的概念,但相信多数人对它的理解基本是“机器人教学”。

你相信机器人能代替真人老师授课吗?

如果你不相信,理由或许是这样的——

首先,从现有的技术条件来看,人工智能技术远没有达到成熟状态;

其二,人工智能只能进行海量的学习和模仿,却很难拥有超越知识的创造力,更加无法拥有人类的意识和情感,这决定了人类对其始终拥有掌控力。

此外,从现阶段的产业环境来看,至少在中国,尽管行业和资本层面皆对人工智能抱有极大的热忱,但的确与目前的学术理论和技术研发水平之间存在着巨大的温差。

但是不得不承认,从打败象棋冠军的“深蓝”,到攻克围棋领域的“Alpha go”,再到打败人类辩论选手的“Debater”,人工智能在挑战人类智识和想象力层面的爆发力从来没让人失望过。

从事“人工智能+教育”的松鼠AI CEO栗浩洋在11月24日的媒体活动上更是直言,艺术、想象力等人类最后躲藏的堡垒和洞穴,终有一天会被人工智能技术所解构。而当机器可以复刻好奇心、创造力等意识层面的能力,那就意味着它可以对真人老师进行全方位的替代。

或许关于人工智能+教育的边界,越来越值得我们有更多的思考。

为什么AI能在创造力上超越人类

栗浩洋认为,“创造力”表现在四个维度——

第一个维度是知识广博,没有知识的铺垫,就不能创造出与众不同的东西。毫无疑问,人工智能的知识储备必定比人类要广博。IBM的超级电脑“沃森”(Watson)早在2011年初就已经在益智类综艺节目《危险边缘》(Jeopardy!)中打败了最高奖金得主布拉德·鲁特尔和连胜纪录保持者肯·詹宁斯,最终赢得100万美元的奖金。

“这一点也不稀奇,也不令人恐惧,它就是搜索引擎,对于任何知识都可以直接在网上搜索后进行反馈,就好像挖掘机用蛮力战胜了人类的铁锨一样”,栗浩洋评论称。

应用于教育领域,栗浩洋称,在当前的科技水平之下,人工智能可以做出每一个人类大脑中的“知识地图”,其中包含几千万的知识点、题目、用户画像,以及它们之间的关联性,而人类老师却不可能做到穷尽所有的知识。“当一个孩子的知识画像被AI获知,它就可以帮孩子做出创造性的事”。

创造力的第二个维度是好奇心。

“好奇心是人类改变世界的动力,爱因斯坦发明狭义相对论,是源于儿时对于如果人比光快会怎么样的幻想,这似乎也是人和任何机器不一样的地方”,栗浩洋说。但他进一步指出,对机器来说,好奇心也是可以被学习的。

典型案例是AI对经典游戏《Montezuma"s Revenge》的攻克。

一般而言,AI会通过“强化学习”的训练方法在游戏中通关。在这种训练中,AI会因为某些结果而获得奖励(如得分),或是受到惩罚(如掉血)。因此,AI能在游戏中经过大量试验后找到“得到奖励”的最佳策略,从而得到高分。然而《Montezuma"s Revenge》的特殊性在于,它不能为AI提供奖励,在这款益智游戏中,玩家必须不断探索、收集才能步步为营,这显然不符合AI的学习方式。

后来,专家开始教AI如何拥有“好奇心”,简单来说,告诉AI不仅是跨越障碍可以得分,无目的的探索也可以。最终,AI取得了在9次闯关中平均得分一万分的成绩,而人类的平均得分只有4000分。

值得一提的是,在AI进行“好奇心”学习以前,它的得分是0分。

AI在《Montezuma"s Revenge》中截然不同的表现,与“功利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对立很相像。“当学会好奇心的AI在游戏中开始不以胜利为目的,它就会进行不断的玩乐和挑逗,因为它知道自己必胜,因而求胜变得没有意思”,栗浩洋评论称,“现在来看,教育最致命的问题就是功利。教育应该徜徉、幻想、浪费时间。没有实际的奖励和目标,黑暗中的探索或许才会发现智慧”。

创造力的第三个维度是发散思维。

栗浩洋举例称,机器人“能写会画”已经不是新鲜事。微软机器人“小冰”在学习了近百年来519位诗人的诗之后已经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偏好和行文技巧,并通过1亿用户的情感融通做出了一本诗集。

“机器人不是一流的诗人,但是至少可以超过9成的诗人。而且它的作品具有很高的原创性,它曾匿名往北京晨报、长江商报等众多主流刊物投稿并大量获选”,栗浩洋称。

同样回归教育领域,按照栗浩洋的说法,人工智能可以通过把控人的发散思维,然后再对人进行教授。

“当我们能精准的测试人的思维能力的时候,就能帮他举一反三,就能训练各种思维能力”,栗浩洋如是说。

创造力的第四个维度是逻辑归纳。

同样是IBM的沃森研究中心,其开发了一种算法可供研究170万种香水配方,然后将其成分与其他数据集进行比对。目前,IBM已经与香水公司Symrise合作,向巴西第二大化妆品商店出售了两款人工智能研发的香水。

Symrise高管Achim Daub表示,这两种香水都得到了焦点小组的热烈响应,即使在与其他受巴西千禧一代欢迎的香水进行测试时也能获得最佳效果。

栗浩洋称,AI总会不断“冷血”的分析、计算最高的概率,并不断的弥补缺点。“当AI变得没有缺点,就不可战胜”。栗浩洋认为,“AI老师”进行创造力教育的远景或许是,通过掌握所有的创造能力,在老师问孩子问题时,能用系统激励他们更多的想象力,并且无论孩子做任何回答,都能有足够的语料库与其进行互动,“不要囿于一个答案,而是充满幻想”。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