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其他

正文

景驰启示录:昔日梦之队,如今创始人离职,高管内斗

导读: 创业大潮中的时间和机会总是争分夺秒,跑在自动驾驶赛道中的景驰科技无人车却在缓缓降速,配置了新的引擎却没多少油来轰鸣加速,就这样慢慢地僵持着、回避着、消耗着。

创业大潮中的时间和机会总是争分夺秒,跑在自动驾驶赛道中的景驰科技无人车却在缓缓降速,配置了新的引擎却没多少油来轰鸣加速,就这样慢慢地僵持着、回避着、消耗着。

在今年3月份的2018中国广州国际投资年会上,景驰科技运营副总裁张力曾透露,公司A轮融资正在进行中,计划融1-2亿美元,这样量级的额度同行竞争者如今都顺利到手,例如5月份Roadstar.ai拿下1.28亿美元A轮融资,7月小马智行Pony.ai又宣布完成1.02亿美元A1轮融资,加上年初获得的1.12亿美元的A轮,Pony.ai的A轮融资总额达2.14亿美元,大家看上去都风头正劲如虎添翼。

自动驾驶商业周期长变现难,虽是未来大势所趋,但敢于投足深耕这个赛道的资本相对有限,别人拿到的钱越多,也意味着留给景驰的机会越来越少,而景驰在寻A轮的过程中却深陷一桩桩内忧外患的法律纠纷之中,快能写成一本剧了。

因百度重点“讨伐”,核心创始人王劲净身出户换来短暂的平静,而后续高管换血又引发不良反应导致出走的出走诉讼的诉讼,面对困局,景驰科技方面一直在宣传着自己技术方面的优势和进展,力图重获资本信心,但为之慷慨解囊的机构都在闻风观望下注者寥寥。

从充满希望的开始到充满不确定性的徘徊,景驰这支潜力股着实可惜,前途吉凶难测。

从百度功臣到掣肘

景驰的发起人王劲曾在百度工作了7年,这在他的职业生涯中算是较长较稳定的一段经历,在此之前,他似乎比陆奇更会在适当的时候跳上适当的船,也在互联网江湖中漂流厮杀过,一直风口逐浪,但跳船的结果似乎都不算太成功,就跟后来景驰的命运一样跌宕,幸运中回味却是苦涩。

2000年王劲从美国回到中国,曾在昔日好友吴炯的推荐下进入阿里担任资深技术总监,吴炯在国外甲骨文公司的时候跟王劲是同事,后曾任过阿里巴巴CTO。阿里的起步阶段并不如今天高大上,那时电子交易系统几乎天天宕机数次,王劲和技术团队整天焦头烂额处理故障和重构系统,大部分时间都耗在写程序写代码中,不巧的是又恰逢经济危机互联网泡沫破碎,阿里早期难见盈利收入生存境地堪忧,团队的动力基本就靠马云的正能量演讲补充,很多人坚持不下去了,王劲也选择了离开。

2003年市场经济活力逐渐复苏互联网寒冬渐暖,较为熟悉电商技术的王劲进入易趣网,当时恰逢国际电商平台eBay进入中国逐步投资收购了易趣网,创始人邵亦波隐退eBay总部派人接管中国区,但空降外籍高管对中国互联网江湖和本土文化的把控不到位早早就埋下了败笔,阿里巴巴在这一年推出淘宝网分庭抗礼,2004年2月阿里又得到软银、富达、TDF等机构8200万美元巨额融资瞬间崛起,之后两年间淘宝在电商市场份额攀升至70%以上,终把eBay挤出中国。

eBay在中国失败,时任eBay中国CTO、EBay中国研发中心总经理的王劲没有再留下的理由,但这个时候很幸运谷歌抛来了橄榄枝。2005年7月谷歌决意在中国设立产品研发中心,谷歌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李开复急需招揽得力人才,王劲成为名单上的优选,负责谷歌中国广告变现业务的发展,但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谷歌宣布放弃经济利益退出中国。

作为华人员工,王劲对谷歌针对中国的极端态度并无好感,这时候,谷歌在中国的竞争对手百度成为王劲准备效力的对象,而说服李彦宏的最佳理由便是让百度的广告变现业务在中国成倍提高完赢谷歌。

2010年4月15日,王劲空降加入百度任技术副总裁,开始了职业生涯黄金期,或许是Robin对海归人才和Google式国际公司文化的迫切期待,两三个月后李彦宏就让王劲接管了百度大部分工程师,但接下来几年内也间接引发了公司老人的流失,比如百度高级技术总监崔姗姗、高级技术总监郭眈、百度云技术团队负责人阳振坤、凤巢系统前身Shifen竞价排名系统技术总监刘子正、百度语音技术大拿贾磊等相继离开百度,王劲几经资源整合,实现了百度凤巢2.0的上线,完成移动云事业部的搭建,每每提起让百度收入5年间提高10倍的功劳王劲都十分自豪。

“Robin有一个很好的地方,他对我是很授权的,我调兵遣将,他都不管我的。”王劲曾在采访中说道。2013年12月王劲晋升为百度高级副总裁,开始启动无人驾驶的项目研发,2014年5月又成功参与挖人把人工智能大神吴恩达招入百度奠基百度人工智能技术体系,2015年12月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成立,王劲任命自己为总经理,将百度无人车团队一步步扩大。

王劲试图争取分拆无人驾驶事业部,独立融资发展,就像谷歌母公司Alphabet将自动驾驶项目Waymo从谷歌X实验室独立出来一样,但这样的决策当时并没有得到李彦宏的认可,也不难理解,因为百度当时在移动互联网、O2O等领域的失势退败正让这家昔日巨头焦灼地思考如何转型换道,而不是一再分散精力。

2017年1月百度空降了一位比王劲更雷厉风行的人,就是前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全权负责百度的产品、技术、销售及市场运营,直接向李彦宏汇报,公司所有高管都得听从指挥。3月1日的一次例会,陆奇宣布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L4)、百度智能汽车事业部(L3)、百度车联网业务(Car Life etc.)合并组成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陆奇亲自挂帅并兼任总经理。

自动驾驶独立不出去也就算了,还要大权旁落被强行整合,王劲在这次例会上的发言大反转,先说今天是百度无人车的一个“里程碑”,百度自动驾驶成绩欣欣向荣,但后话就是“我由于个人和家庭的原因将辞去在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的职务。”

这不是一次友好的分手经历,百度内部邮件对王劲的去向解释为内部休息调整,但3月27日王劲在公开场合就表示从4月1起正式离职百度,并围绕自动驾驶进行创业,4月3日,景驰科技便在美国硅谷成立,一切似乎急匆匆而又早已谋划很久,成为了王劲事业的新开端。

戛然而止的景驰速度

明星高管风口创业历来是资本追逐的对象,况且自动驾驶技术门槛高创业者屈指可数,狭窄的赛道上景驰科技火速成为数一数二的投资标的,王劲在百度多年的积淀和经验也让这支团队成为金钱和人才聚集的漩涡中心,没有人能预料到成也王劲,败也王劲。

在王劲看来,景驰能滚滚前行光靠自己肯定不行,核心技术团队要迅速拉拢更多顶尖人才:科学家、工程师、程序员缺一不可,于是联合创始人兼CTO韩旭和副总裁杨庆雄陆续加入,韩旭此前是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首席科学家,而杨庆雄曾任滴滴出行无人驾驶高级总监,前神州租车无人驾驶负责人李岩则在景驰任联合创始人和系统工程师,而顶级程序员代表则是原百度T9级员工陈世熹,此外资金运作方面则是找来激光雷达厂商Velodyne LiDAR公司前CFO吕庆加盟,这是一个让资本两眼放光的团队,各方面没有不投资的道理。

让景驰科技成就行业地位的是王劲引以为傲的“景驰速度”,4月份公司成立,5月12日景驰就完成了首次封闭道路无人驾驶测试,6月18日获得美国加州GMV颁发的路测牌照,6月24日完成首次开放道路无人驾驶测试,9月8日在硅谷高峰时段的车海中测试通勤,在9月的一场媒体分享会上,王劲表示,景驰是全世界发展速度最快的无人车公司,技术水平能与谷歌Waymo比肩,这让老东家百度着实汗颜,也让资本为之狂欢,景驰成立之初华创资本就领投了30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9月又获得启明创投领投5200万美元Pre-A轮融资。“投资机构慕名而来,比我们想到的多很多很多。”王劲回忆说。

行业之中,景驰科技决定走一条远路,要像Waymo一样做L4级乘用车无人驾驶解决方案,聚焦未来出行,而这种技术方向被Waymo验证后正从“星星之火”变为燎原之势,中国市场尤为热衷,回国吸金成为必选项,但不是所有人都欢迎他回国。2017年12月22日,百度以侵犯商业机密为由,将王劲及景驰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指控王劲离职前就策划新公司,违反竞业限制义务、不招揽百度员工义务,并通过不归还电脑和打印机设备窃取公司机密等等,请求法院判令王劲及景驰公司立即停止侵害百度商业行为,并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00万元,景驰科技成为中国自动驾驶知识产权领域的第一桩法律争端主角,被称为“中国自动驾驶第一案”。

但一个星期后,王劲还是带领景驰团队回到中国把总部落户在广州,12月28日那天的回归发布会,广州黄埔区下着小雨,坐席的椅子淋湿了,但这并未浇灭王劲的一腔激情,他反而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我们非常兴奋,也非常期待,祖国,我们回来了。”除了一系列的本土落地的计划,还宣布从2018年第一季度起,全年将量产500-1000辆无人驾驶车,选址广州国际生物岛进行无人车常态化商业运营、成立围绕景驰科技的100亿产业基金布局无人驾驶上下游产业和人工智能,携手当地政府和企业打造生态,正值风光无限。

但百度的一纸诉状压过来这兆头可好不到哪儿去,王劲对此回应称:“同行认为我抄百度,是对我们的最高褒奖,真有什么事,我们法庭对证”,“争议的事情完全没有事实依据”,“我没有收到任何法院传票与信息,我们现在专心研发无人驾驶,不希望打口水仗”。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