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大数据

正文

AI才是减少儿童拐卖案频发的一剂良药

导读: 目前对于如何防止人贩偷窃儿童和在发生之后能够即时的跟踪抓捕罪犯还有没有达到有效的防范和监控措施。

在戳中人性的电影《亲爱的》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以田文军(黄渤饰演)为首的一群失去孩子的父母去寻孩子以及养育被拐孩子的农村妇女李红琴如何为夺取孩子做抗争的故事,感动无数人。

AI才是减少儿童拐卖案频发的一剂良药

诸不知在我们看的感动、哭泣的背后却是由一部真实的故事改编,也就是说正是因为现实中存在众多的拐卖儿童事件的发生,才用电影的形势来提醒世人,或许更希望能用这种方式来唤醒人贩的良知,但是人贩终归是人贩,如果能轻易唤醒,又怎么会每年导致众多儿童失踪案。

一直以来,儿童安全作为家长、尤其是社会异常关心的话题,甚至国家对于保护儿童的法律法规也是比较特殊的,在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详细运用法令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就明确规定,对婴幼儿采取欺骗、利诱等使其脱离监护人视为“偷盗婴幼儿”,按《刑法》规定,最高可判处死刑。可是仍旧有不法份子甘愿触碰红线继续作恶。

人贩屡次得手的主要原因在于没有安全可靠的监控措施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每年失踪儿童将近有20万,找回来的大概只占有不到0.1%,而在全球被拐卖的儿童人数为120万。同时笔者浏览了中国最大的非官方寻子网站“宝贝回家”,发现上面刊登的寻子信息竟然高达4万多条,其庞大的数据背后代表着是4万多个家庭正在经历着悲痛,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失去子女的父母心中的煎熬。

假如我们深入分析,虽然每年都能不断的听到有警方抓捕人贩和亲子回家的消息,但是既然目前仍然还有4万多条信息,并且也同时每年都听到有儿童失踪的消失,这或许只能说明一点,就是目前对于如何防止人贩偷窃儿童和在发生之后能够即时的跟踪抓捕罪犯还有没有达到有效的防范和监控措施。

AI才是减少儿童拐卖案频发的一剂良药

匪夷所思的是,武汉大学的王真及其团队对“宝贝回家”网站中的上万条数据进行了抓取,基于省市两级管理体系分别进行了数据分析,儿童拐卖活动最猖獗、最需要重点监控的城市竟然是像重庆、成都、上海、北京、莆田等大都市。

同时研究人员还发现,有42.4%的拐卖都在一个城市内部发生,大部分的关键城际路径不足500公里,这再次表明,儿童拐卖的主要方式是短途和城市内部买卖,而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儿童被卖到了很遥远的地方。

以上种种迹象都指向了一个地方“一二线的大都市”。而这就明显的从侧面反映出其一大都市的安防监控系统存在着巨大的安全隐患;其二也说明人贩子也正是发现这个弱点才能够屡试不爽,致使胆子越来越大。

AI+安防将有效的解决儿童失踪案件的发生

既然发现了事情的根源,那么如何有效的解决根源,也就代表着是否能够减少儿童失踪案件发生的频率。而要解决这个根源在目前看来并没有有效可执行方案,不过随着AI的高速发展和在安防上的应用场景不断落地项目的执行和测试,似乎让我们发现能否减少儿童失踪案件发生的频率主要的良药就在于AI安防。

有调查数据显示,从2012年到2016年,我国安防行业市场规模从3240 亿元增长到了5400 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 15%,近年来国家又在大力助推平安城市、智慧城市的建设,安防行业正在向规模化、自动化、智能化快速转型升级,市场体量将进一步激增,预计至2022年,安防市场规模将达到万亿级别,新的生态正在形成,对于AI大军来说正是历史性的机会,也是决胜江湖地位的重要赛点。

AI安防不仅是建设智慧城市必不可少的一剂安胎药,同时是对于城市安全、协助警察快速高效的破案一把利器。

比如,百度寻人平台成功帮助两位老人通过百度人脸识别技术的筛选比对,最终在9张疑似照片中成功将走失的儿子找回。而在此之前一个月百度就和“宝贝回家”合作,运用百度人工智能技术辅助阔别亲生父母27年,6岁时就被人贩从重庆拐卖到了福建的付贵成功找到亲生父母。

又比如此前无锡市公安局依托旷视科技的动态人脸识别系统仅用25分钟就成功抓捕到罪犯;合肥市公安局破获一起团伙扒窃案件并抓获犯罪嫌疑人王某,其面对诸多犯罪事实,丝毫不配合办案人员的工作。最后在民警通过旷视科技提供的人脸识别比对搜索系统,将现场拍摄的嫌犯照片与警方人口库中的照片搜索比对,很快便锁定了王某的身份,同时结合人脸识别比对系统确认了多起手机盗窃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身份。

再回到儿童失踪案件上,假如在孩子被人贩偷走之后,尽管在第一现场我们不能够发现人贩偷走孩子的踪迹,甚至不知道人贩的面相。但是如果利用AI技术,把孩子的照片上传到AI系统,然后通过全国的实时监控分析比对就可以很快的找出孩子的痕迹,诸如商汤科技就曾展示过通过摄像头网络跟踪某人在某区域附近的行踪。

AI才是减少儿童拐卖案频发的一剂良药

当然AI安防的场景应用不仅仅这么简单,就像《法制晚报》在旷视科技中了解到的,在一定开放空间的动态领域里,旷视天眼系统一方面针对黑名单人员布控:如重点人员、在逃人员、违法行为记录人员等,另一方面还能够把控白名单人物动向:如应用于寻找走失老人、被拐儿童,确认死者身份、调查失踪人口等多个场景。

因此,在AI安防强大的数据抓取对比识别能力和细致、缜密的安防网络布控之下,人贩再想要从天眼底线把儿童偷走无疑是自投罗网,不说能够完全杜绝儿童失踪案件的发生,但是至少可以在人贩行凶过程中多了一份风险和担忧。

农村偏远地区将成为人贩的新战场

尽管AI很有效的打击了人贩的作案机会和成功率,但仅仅也只能控制人口密集的一二线大都市。而对于四五线城市,甚至是偏远的农村、山村,由于地区的相对落后和地理环境的相对复杂,AI安防根本就无法触及到这些地区,因此这就成为了人贩子们转移战场之后的首选战地。虽然和大都市相比,其作案的对象无论是从数量还是质量来看都有所下降,但至少来说安全,因此就会长期扎根于此。

那么新的问题就来了,在人贩转移战场之后,四五线城市,偏远农村、山村的儿童安全问题又该如何保障呢?虽然说法律的监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犯罪率,但是仅仅只能控制人的心理,对于胆大、亡命之徒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因此从当下来看最粗暴、最有效的方法依旧是做好安防。

也就是说AI安防要做到AI城市化、AI县城化、AI农村化直至AI全民化,就像智能手机一样,此时也许才能真正可以实现儿童拐卖案彻底消失的局面。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讲,的确有些地方由于地理环境的影响,或许无法真正实现AI全民化,但是可以诸如在村口、或者通往县城的主干道、又或者县城。如果能够把这三个地方控制好,至少在90%以上可以控制人贩的犯罪率,除非逼急的人贩真正的像穿越丛林一样不走寻常路。

文/陈剑锋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