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其他

正文

执掌YC中国 陆奇会成为第二个李开复吗?

导读: 离职百度后,这位名叫陆奇的海归派高管宣布将出任YC中国创始人及CEO。目前尽管YC是海外科技巨头,并致力投身创业孵化领域,但其在中国市场仍需从零开始。而陆奇的职业人生轨迹,有着当年李开复的影子。

离职百度后,这位名叫陆奇的海归派高管宣布将出任YC中国创始人及CEO。目前尽管YC是海外科技巨头,并致力投身创业孵化领域,但其在中国市场仍需从零开始。而陆奇的职业人生轨迹,有着当年李开复的影子。

image.png

为什么会选择YC?对此陆奇表示:“考虑完全部因素,YC是我唯一剩下的选择。”这句说听起来令人觉得这可能是在为YC在中国市场的发展铺下后路。而面对一场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权力游戏,这位商业奇才则表现得十分坦然。

不过外界猜测,陆奇与百度缘尽于此的主因并不完全在于YC,而是陆奇的家庭问题。其父不久前撒手人寰,同时在离开百度的三个月时间内,陆奇一直都在上海照顾他的母亲。

反观李开复,其在2009年9月4日从谷歌正式离职,仅仅经历了三天时间,便以创新工场创始人的身份出现在大众视野。而陈士骏、柳传志、郭台铭、俞敏洪等互联网大咖也纷纷向创新工场抛出橄榄枝,李开复的“创业导师”角色成功地尘埃落定。

三代海归的命运

如果说互联网的发展梳理为三个阶段,那么同时也在影射三代海归的命运。

例如张朝阳、李彦宏是首批回国的海归,但他们并没有当上任何公司的高管,而是选择了自主创业;而李开复、张亚勤则属于第二批海归,这时候中国互联网已经开始蓬勃发展,前两者则选择了成为打工皇帝;而陆奇则是第三批归国精英的代表,也正处于中国科技巨头的转型风口上。

不过,三代海归一直都肩负着同样使命,那就是如何运用海外管理模式来解决中国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遇到得种种难题。

image.png

在创新工场成立的那一年,李开复刚刚48岁,并有着一股雄心壮志。值得一提的是,创新工场的目标并不在于风险投资和天使投资,而是通过天使投资与创新产品相结合的模式,为创业者提供需要的辅导。例如点心、知乎、豌豆荚等产品,都是创新工场的成功孵化案例。如今,创新工场的投资轮次也逐渐后移。

与李开复相比,陆奇也站在了高管和创业的人生十字路口,最终其选择了“创业导师”这个人设。而YC的模式已经由前人摸索出一个较为完善和成熟的体系,除了不需要背负太多的KPI压力,而且玩法也颇具特色,从而大大缩短了中国市场的复制周期。

中西方文化差异

不过不是每个人的思维都与陆奇、李开复等人有交集,例如任正非、柳传志等风云人物,都对创业导师“嗤之以鼻”,最大的原因在于中西文化的差异,毕竟东方人讲究功成身退,而西方更在乎个人主义。

更仔细来看,例如中国古代的帝王对诸葛亮推崇备至,背后无非是一句“鞠躬尽瘁”。而在儒家文化影响下的中国人,从小就被教育责任、担当和使命,骨子里大多有一种“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精神。

相比之下,虽然西方也推崇“英雄主义”,但其传统文化里是没有责任和义务观念的,而更大部分都只是体现在对家庭和公司的负责。所以站在国内的舆论界的立场,陆奇、李开复等人遭受了很好的非议,因此很多互联网精英不会贸然冒“创业导师”这个风险。

关于东西方思维的区别,在《全球化的人文审思与文化战略》的书中也有一段令人觉得意味深长的话:“美国文化是欧洲文化演变的,美国人有后者对未来的开拓精神,但这种开拓把个人本位、肉欲放纵、自私自利、不负责任发挥到淋漓尽致,却缺乏它对文化的留连、忧患、反省、顾盼与终极关怀,缺乏它对人类命运的整体关切。”

尽管这种观点戳到不少人的痛处,但始终是一家之言。从离开百度以后,陆奇就算继续充当高管的角色,也不过是在“吃老本”,面对机遇无限的创业孵化,其无疑满足了陆奇不安分的职业规划。另外,陆奇与YC总裁Sam Altman交情甚深,随着对模式和市场逐步有了深入的了解,陆奇在YC找到了能实现个人最大价值的平台。

而就在陆奇加盟YC后,该公司某个内部人员也发了这样一条微博:“我创业服务业喜迎新代言人”,暗指李开复将面临陆奇这个强大的竞争对手,而后者更有可能会开辟出一条新的发展之路。

YC中国前景难料

创新工场的愿景,与Y Combinator有点类似,尽管目前中国的创业、投资环境还处于雏形阶段,但如果引用雷军的投资说法,那就是“看人胜过看项目,非熟人不投”。由此可见,人才才是投资的首要考虑因素。

image.png

然而,目前的创新工场却摈弃了孵化器模式,转型为早期投资,并在2014年开始涉及B轮投资,2017年创新工场A轮和B轮投资占到了70%,到2018年4月底,李开复对创新工场有了新的定义,那就是VC+AI的机构同时也是技术型投资机构。仅仅在9年期间,创新工场经历了三次转型,“创业导师”的影响力开始被资本大鳄所取代。

随着这种趋势的变革,YC在中国的前景开始出现了分歧,正方认为YC累计加速的公司超过1900家,总估值规模达到了1千亿美元,Airbnb、Dropbox和Reddit等知名企业都入选过YC。特别是在“双创”的号召下,国内已经不缺少孵化器存在的土壤。

而站在反方的角度上看,YC的鼎盛时期是2011年左右,在美国已经好多年没能孵化出像样的项目,在各类共享办公遍布一二线城市的今天,很少人会再会为点办公场地去路演,YC的吐槽点更可能会让陆奇开始怀疑人生。

不过目前大部分的创业者对是对YC持有乐观态度,毕竟一方面创新工场早期却也为创业者提供了借壳孵蛋的场所:天使投资、办公场地和李开复站台的金字招牌,陆奇和YC在时下的影响力恐怕不逊于前者。另一方面,YC孵化的项目注重技术创新,有利于肃清国内满口商业模式的创业风气。

不过,“创业导师”这碗饭并不同意吃,鉴于陆奇是百度高管,而李开复活跃于写书、演讲,如何将自身的号召力转化为对中国创业者的驱动力,并让创新工场在没有走通的路走得更远,是“创业导师”的首要重任。

在中国复杂、多变、考验人性的创业环境中,YC中国会不会成为一个及格的创新工场,陆奇能否复制李开复的成功,成为决定创业导师”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