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计算机视觉

正文

为什么说,百度Apollo的野心是成为全球自动驾驶的“枢纽”?

导读: 最近一段日子,谷歌入华之声再度响起,雪片般的评论文章纷至沓来,各界也热衷于拿百度与谷歌做对比,得出某种似是而非的结论。

最近一段日子,谷歌入华之声再度响起,雪片般的评论文章纷至沓来,各界也热衷于拿百度与谷歌做对比,得出某种似是而非的结论。而之所以出现这种罕见的谈论氛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公司与人一样,是环境的产物,谷歌阔别中国的八年,中国互联网已今非昔比。

为什么说,百度Apollo的野心是成为全球自动驾驶的“枢纽”?

我也承认,中国互联网环境的巨变,让谷歌错过了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的黄金年代——但在我看来,时光一去不复返,比追溯过往和对比现在更值一谈的,是面向未来。

其实不难发现,无论是谷歌还是百度,两家搜索引擎起家的巨头,都已在很大力度上调转航头,共同切换到了更广阔的AI跑道,虽未正面交锋,但分析两家公司在人工智能——尤其自动驾驶领域选择的不同路径,或许会让人们在判断未来时更为清晰。

谷歌自不必多言,巨大的品牌光环,让其入华备受关注。而相比于谷歌“走进来”的聚光笼罩,百度“走出去”的国际化战略则容易被很多人忽视——事实上,国际化的AI能力输出,是百度非常重要的战略方向。今年早前,百度宣布分拆旗下百度国际,成立新的国际事业部,聚焦人工智能技术及产品的全球布局,推动Apollo和DuerOS等核心AI技术的出海落地——尤其是 “海外朋友圈”甚广的Apollo,更是百度国际化及人工智能实力壮大的真实写照。

此外更值一提的是,就像如今中国是全球自由贸易的最大舵手一样,在自动驾驶领域,高举开放大旗的亦是来自中国的Apollo,搁置在中美贸易战,西方保守势力抬头等宏大背景下,这一点倒也颇值得玩味。

建立价值中枢

事实上,很多现在还把对百度的认知框定在搜索引擎的人,可能有所不知,就像Forbes在一篇名为《How Chinese Internet Giant Baidu Use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Machine Learning》的文章中所言:综合百度近两年AI技术研发和落地情况来看,百度AI战略全面且行之有效,这将助其拿到AI时代通往成功的门票。

而在我看来,这张船票最重要的一块甲板,或许就是自动驾驶。

不久之前,全球知名创投研究机构CBInsights撰文表示:来自中国的百度有望凭借开放合作的思路,超越谷歌和特斯拉等美国科技巨头。

这并不难理解,业内皆知,如今轰轰烈烈的全球自动驾驶军备竞赛,其参赛模式是“组团作战”。尤其对于科技巨头来说,打磨AI技术本身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在复杂的产业链条中,建立价值中枢,与更多玩家形成共赢——而论及共赢,横贯整个产业链,不分国界与地域界限的Apollo平台,称得上是全球合作样本。

官方资料显示,在全球率先开启开源创新模式的Apollo,生态合作伙伴规模已达119家,合作名单也堪称豪华,既包括戴姆勒、宝马、福特、捷豹路虎等一众国际高端厂商,也包括英伟达、英特尔、微软、博世和大陆等供应链巨头,目前已辐射OEM、Tier1、核心供应商、出行服务商、新兴公司、基金投资机构、相关政府及研究机构等“全产业链”玩家,是全球涵盖产业最全面的自动驾驶生态——且Apollo生态合作伙伴中,海外企业及机构占比近30%。

其背后用意不言自明,相比追求一花独放的传统汽车厂商,百度更希望带动产业链不同节点的共同发展。

这种共赢思维,从其技术开发程度上可见一斑,尽管今日谷歌已不再如早期那般“闭门造车”,转而选择与传统车企合作,但他们并未完全对外开放核心技术,在很多地方有所保留。与之相反,百度选择将日趋成熟的技术全部开放——目前Apollo已开放超过22万行开源代码,且仍然在不断降低开放门槛。

而百度开放姿态的最大受益者,就是传统车企。相比于谷歌与传统车企关系上的“生硬”(谷歌更多是自己运营交通运输服务),百度则希望举Apollo生态之力,帮助更多的合作伙伴造车。就像CBInsights在文章中所言,Apollo非常类似于安卓开放源代码项目,都在建立一个行业通用操作系统(可有效解决自动驾驶领域各种“标准化”的问题),这对高度碎片化的中国汽车供应产业尤其有效,可以让制造商无需付出高昂的研发成本就能制造出自动驾驶汽车。

更像是某种交叉印证,福布斯撰稿人Bernard Marr在最近也表示:Apollo可以像Android给智能手机提供操作系统平台一样给汽车行业搭建基础技术平台,为汽车制造商提供自行创造自动驾驶产品的公平机会。他预计,倘若百度采用这样的开放策略,并提供给全球汽车制造商,全自动驾驶汽车将在2020-2021年之前投入生产。

促进中国汽车行业的蜕变

而说到量产,倘若横向对比谷歌,百度技术落地的速度和商业化程度,也处于相对领先的地位。

实现这一切的逻辑基础,是与中国传统汽车当年“用市场换技术”的追赶者角色不同,中美自动驾驶在路测数据和核心算法等方面不存在代差。加之百度从数年前起就开始大力布局,如今已在技术上拥有深厚积淀(今年初,美国市场研究机构NavigantResearch发布了全球无人驾驶技术排行榜,百度是唯一上榜的中国公司),且在安全的基础上,以更快的速度行驶在商业化之路上。

摊开过去一年的时间轴,大概平均每一个季度,Apollo就会完成一次重大升级,并最终率先实现自动驾驶的全球量产——前不久,全球首款L4级自动驾驶巴士“阿波龙”量产下线。更令人欣喜的是,在百度Apollo紧凑的“行程单”里,北京汽车、江淮汽车、奇瑞汽车等知名车企,都计划在2019年实现量产。

为什么说,百度Apollo的野心是成为全球自动驾驶的“枢纽”?

另一方面,百度相继拿到上海、北京、重庆等地的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牌照,此外还获得了美国加州的测试牌照,是国内牌照数量和覆盖地区最多的企业。

更重要的是,中国作为全球最大汽车市场,旺盛的产业升级需求,也让中国在自动驾驶政策方面非常开放,无论是各地纷纷为自动驾驶路测开绿灯,还是科技部依托百度建设自动驾驶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都印证了在对于自动驾驶的认知上,企业与政府有着高度一致的向心力。而Apollo拥有的国际路测资格证和国内政策支持,也从侧面印证了其并非一味追求行业发展,也致力于让公众能享受自动驾驶行业的便捷。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