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核心硬件

正文

阿童木打怪兽,机器人进工厂

导读: 虽然目前我们还没办法做出拥有人类情感的“原子小金刚”,但创造一个能代替人们在工厂进行简单劳动的机器人,已经成为现实。

“飞向遥远群星,来吧,阿童木,爱科学的好少年。”

如果听过这首歌, 证明你至少是80后的“中年人”了。由日本漫画家手冢治虫经典漫画改编的动画片《铁壁阿童木》,上世纪80年代在国内电视台播出后,即和《恐龙特急克塞号》一样成为那个时代青少年的回忆。在动画中,拥有“十万马力七大神力”的机器人阿童木屡次挫败邪恶反派的阴谋,拯救地球。而在现实中,科学家能做出最好的机器人,也比不上《星球大战》里的垃圾桶造型的“R2-D2”。

不过,好消息是,虽然目前我们还没办法做出拥有人类情感的“原子小金刚”,但创造一个能代替人们在工厂进行简单劳动的机器人,已经成为现实。

至少,在宋涛和搭档在给公司机器人产品命名为“阿童木”时,用机器替换人工,已经是肉眼可见的创业浪潮。

image.png

津门同好

“没找过工作,研究生毕业就直接创业了。”宋涛非常直接的说道,对于他来说,创业更像是一次学业的延伸,而非深思熟虑的商业冒险。

2010年,在天津大学毕业后,宋涛赴京在北航学习自动化控制,而和自己同寝室的同学选择在天大深造,师从黄天教授,后者是国内并联机器人领域的宗师级人物。巧合的是,宋涛在北航的研究生导师,原来也曾经是天大的导师。

京津不分家,2013年,“睡在上铺的兄弟”在天津一声召唤,宋涛就回到了天津,和同学一起创立了现在的辰星(天津)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在当时,机器人领域还没有今天这么高的热度,但是两位创始人并不太担心,因为依托学校的技术实力和关系,有很多项目可做。

“失败了,大不了回学校,让老师给一个项目养着。”宋涛笑着说道。

因为有导师的关系,公司开张就有项目进来。第一个客户是一家药厂,两套机械臂卖出了48万元。旗开得胜,对一个纯技术出身、尚未积累商业经验的团队来说,这实在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

可能正因为有雄厚的“大后方”,且公司有业务和营收,团队在开始时并没有像其他创业团队一样急于寻求融资。辰星的第一笔投资来自赶集网创始人杨浩涌。当时赶集网已经和58同城合并,创业10年的杨浩涌“套现离场”。

作为天津大学的“师哥”,杨浩涌并不需要任何PPT,就给了宋涛和搭档数百万元的投资,并且给两位“师弟”免费传授了很多创业经验。例如,为旗下不同产品起不同的名字,来强调差异化,就像杨后期的“瓜子二手车”和“毛豆新车网”,辰星将公司的并联机器人定名为阿童木,“如果之后有其他产品线,可以叫金刚狼。”宋涛笑着说道。

深创投的投资人李洁在回忆和辰星团队第一次见面时,对方团队年轻和“鸡血满满”的状态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时,深创投的团队正在天津进行公司尽调,吃饭时投资团队表示想看下使用辰星产品的工厂,宋涛马上说要开车带着大家去“只需要4小时车程”的工厂去参观,深创投团队拒绝了宋的热情邀请。没在天津看到的实际使用场景,投资团队在深圳辰星的客户那里体验到了。之后,辰星获得了来自深创投领投的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

并联蓝海

说到工业机器人,一般人想到的其实是那种单独的机械臂,围绕着杠杆和关节进行旋转作业。这种机器人被称为串联机器人。辰星的阿童木机器人,则是工业机器人家族的另一极,并联机器人。用业内人士的形象比喻来描述两种机器人,串联机器人更类似于人类的单手活动,而并联机器人更类似于双手一起活动,后者更多采用闭环结构,由上下运动平台两条或者两条以上支链构成——如果说串联机器人是钢铁侠,那么并联机器人看起来更像“蜘蛛侠”。

由于结构不同,相较于串联机器人,并联机器人有刚度高、载重高、精度高等特点。不过,作为工业机器人领域的“后起之秀”,并联机器人并没有“师哥”串联机器人发展成熟,后者经过专利开放,国内外都已经有大批串联机器人公司,竞争相当激烈。而并联机器人由于发展尚不成熟,依然是一片蓝海。宋涛透露,几十万一套的并联机器人,公司毛利能达到40%-50%。

image.png

阿童木并联机器人

在使用场景上,目前阿童木机器人最大的市场有三个:制药、电子产品和食品装箱,由于并联机器人有精度高、速度快的特性,一些轻型商品的装箱等需要重复劳动的环节,十分适合使用阿童木的产品。和目前快速发展的消费电子不同,像制药和食品行业属于民生领域,后者的市场波动不大,始终都有需求。而随着这些“传统产业”升级需求的增大,对工业机器人的数量需求也将增大。

二三线城市的产线工人一年的工资费用在5万元左右,阿童木机器人可以代替三到四个工人,每台工业机器人的回收成本在9-12个月之间。在目前劳动力短缺的情况下,工业机器人已经成为不少制造企业的选择。

作为中游的机器人本体厂商,辰星很少直接对接厂商,而是将产品直接卖给下游的集成商。对于一个技术为主的团队,同样是一千万的订单,如果是集成商可能只需要2个,而如果直接卖给工厂,面对的可能是40-50个客户,这对团队能力是很大的考验。“我们还是希望能留更大的精力在技术的研发上。”宋涛说道。

在并联机器人领域,海外的“四大”机器人厂商同样有涉猎,不过,相对于国内公司的产品,国外巨头产品的售价“高大上”,而相关售后服务,囿于地域广阔,外国公司很难做到贴心,这就给国内机器人公司留出了充足的发展空间。“买了外国的产品,出了问题咨询的话,一天就要6000元,买的如果是国内产品,一个电话工程师就上门维修了。”宋涛说道。

2000年手机市场刚刚发展的时候,国外品牌占据绝对优势。而不倒二十年时间,大部分市场已经被国产品牌占领。投资人李洁认为,在服务方面更“接地气”的国内机器人厂商,十分有希望复制手机领域的“中进洋退”。

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FR)最近发布的《2018年世界机器人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工业机器人销量为13.8万台,占据全球机器人市场的三分之一。宋涛预测,作为其中一员的并联机器人,在未来三年销量有望达到10万台。

作为国内较早一波工业机器人领域的创业者,阿童木在并联机器领域已经是“老司机”。但是,当被投中网问到“什么时候觉得有自己已经是企业家的心态”的时候,已经创业5年时间的宋涛第一时间回答:“并没有。”说罢大笑。

作者:靖宇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