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大数据

正文

AI红娘要上岗,除了数据匹配还得面临这些问题

导读: 这一届年轻人求分配对象的呼声越来越高了。网易云音乐里最让我影响深刻的评论,不是亦真亦假的故事,中高考求加油,挽回对象求赞。而是,请求产品经理再开发一个小功能,根据用户的听歌喜好,将相似度较高的二者匹配。

AI红娘要上岗,除了数据匹配还得面临这些问题

这一届年轻人求分配对象的呼声越来越高了。网易云音乐里最让我影响深刻的评论,不是亦真亦假的故事,中高考求加油,挽回对象求赞。而是,请求产品经理再开发一个小功能,根据用户的听歌喜好,将相似度较高的二者匹配。

网易云音乐虽然没有对此做出回应,但是通过人工智能算法,将匹配度较高的二者牵线在一起的智能相亲软件却层出不穷。Say Allo APP,采用 AI 和机器学习帮助人们配对,在挖掘用户的社交媒体数据后,用后台算法分析数据,然后为最合适的两个人相互推荐,甚至还用了脸部扫描技术来研究用户喜欢什么模样的人,依次提高配对的正确率。Clover APP 则让用户根据位置、喜好等设定相亲的时间和地点,算法会将符合用户条件的二者匹配为相亲对象高效快捷。同时,用户还可以标记不喜欢的人,后台的AI系统会不断学习用户的喜恶情况,提高推荐的准确率。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利用深度学习技术提供约会建议的,通过分析用户行为打分的等等。

看上去似乎找对象已成为一件极其简单的事,但为什么单身狗还是那么多呢?答案只有一个,AI找对象不管用。

AI只能匹配对象,不能培养感情

德国电视台曾有一个节目《Hochzeit auf ersten Blick》(婚礼时相见),几个心理学博士通过候选人的资料来计算匹配度,找到他们认为最合适的一对。候选人之间毫无了解,直到在教堂开始结婚典礼时才会见到第一面,然后他们会决定是否结婚并开始一起生活,最后8对中只有1对成真。因此这几个博士分析得出结论,光靠数据来匹配找对象并不靠谱,人要通过相处来寻找合适的生活伴侣。

1.人工智能靠数据驱动,但没那么简单

或许有人觉得心理学博士并不如人工智能智能,因为人工智能是依据大数据,最后输出结果,公正且不含偏见。但真的是这样吗。

先说广度,“美国探探“ Bernie APP 采用的 AI 技术可以帮用户自动选择约会对象和完成基本的介绍型聊天,从而使在线相亲匹配简单化,对用户感兴趣的人里面自动滑动照片筛选潜在的人,然后自动向TA发送约会邀请。但是Bernie APP 的用户和数据都是基于 Tinder(一款手机交友软件),如果没有可靠的数据来源,AI想要成功做媒几乎没有可能。社交网站信息只是最基本的,起码还得有支付宝,网站浏览记录等等……Viola.AI是亚洲最大的AI约会平台LunchActually Group(LAG)旗下的项目,LAG将其攒了13年的数据(3500个数据集,11亿数据点)以及用户提供的社交和婚恋数据来训练AI。

从精度上来说,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肤白貌美大长腿,人之所欲也,条顺身长巨有钱,人之所欲也,但他or她不说。就算系统最后匹配到了他资料所言的对象,但是可能仅凭脸就直接pass了。同时,相亲的数据资料常常是美化后的结果,每年总有网友见面真人与实际不符的消息爆出就是最好的例子。曾有一个单身数学家,也在相亲网站上找对象,但是各种原因,最后通过数据挖掘找到真爱,这个故事广为流传。请注意,他是通过数据挖掘,大多人并不具备这项能力。

2.人的社会性无法模拟,匹配作用有限

有人说,想知道自己在别人心中是什么样子,就要看她给你介绍了怎样的相亲对象。我们在相亲的时候,几斤几两早就被媒人掂量得清清楚楚,“老王,你儿子小王还没结婚啊,喜欢啥样的啊?”,老王霹雳巴拉说上一堆再综合小王的要求,最后媒人屁颠屁颠到处物色,能不能喜结良缘另说,但是这两者是在典型的社会框架下相亲。

人是具有社会性的,不能脱离社会而孤立生存。亚里士多德说,从本质上讲人是一种社会性动物;那些生来离群索居的个体,要么不值得我们关注,要么不能过公共生活,或者可以自给自足地不需要过公众生活,因而不参加社会的,要么是兽类,要么是上帝。AI相亲的时候是脱离了社会性来匹配,比如德州的anglenababy和六安的小明匹配度100%,但是这两者成的可能性很小。99.99%的匹配度很可能会败给那0.01%的不匹配度,比如她妈妈不喜欢你,因为你是唱歌的,没有城市户口。

AI红娘要上岗,除了数据匹配还得面临这些问题

大部分相亲的人并不是众里寻他千百度,找到那个适合自己的100%,而是因为不想单身,我妈逼我相亲。AI相亲太过于讲究匹配,而人类互动是一个非常丰富和复杂的事情,尤其感情是基于两人的感觉,而相处则是一个妥协,退让的过程,因此简单的条件匹配所起到的作用非常有限。

现阶段的AI相亲能起的作用实在有限,这有各方面的原因。但在未来,如果AI相亲成了趋势,也许比你想象得要残忍一些。

在未来,AI相亲也许会成为噩梦

畅销书作家尤瓦尔·赫胥黎说,未来绝大部分人成为“无用阶层”。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工作将被机器人替代,比如货车司机,快递员等等。有一种说法是,虽然一部分工作被替代,但是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又会有新的工作诞生,这批人可以实现转业。但这是理想化的结果,现实是人们的工作机会将会越来越少。由于他们并没有能力去找寻新的工作,对这些人来说他已经丧失了经济的价值,没有经济价值也就没有政治权力,这就是所谓的“无用阶级”。

在电影《逆世界》中,存在互为颠倒的两个世界,上层世界和下层世界,一个繁华一个萧条。在这个双生世界里,人们像在平行世界里一般各自生活工作,互不干涉。在以前,精英阶层出于自身的利益,尚且会投资弱势群体。但当大部分人的价值被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取代后,精英阶层就失去投资弱势群体的动力。这个时候,如果连恋爱的权力都被AI取代,要等着匹配,那还有什么意思?

实际上,AI相亲的最终目的应该是给予人更多恋爱的权力,而不是按条件搜索匹配。李开复在最新的演讲里说到,唯独人类才能爱与被爱,爱使我们有别于人工智能,无论科幻电影如何描述,人工智能没有负责爱的能力。

结论

AI相亲也不靠谱,那广大程序猿怎么办?或许也是好事。Three Day Rule网站CEO兼创始人Talia Goldstein发现,尽管客户会说自己没有理想中的伴侣,但她发现他们都长得很像。因此,她利用面部识别技术来分析客户前任的特征,最终有一个惊人的发现,他们的前任可能属于不同种族或国籍,但他们的面部结构却是一样的。

如果单身,还是别找对象了,找到了的,恭喜你长得像前任。看来,找对象还得从幼儿园抓起,不对,还是订娃娃亲吧……

文|雷宇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