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其他

正文

双重动力推进人工智能蓬勃发展

导读: 在“AI专家系统”取得重大突破的情况下,世界各国对于人工智能的开发热情也急速高涨。在这一段时间里,除了类似于数字设备公司这样的私营企业之外,政府部门的全力支持更是为整个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提供了宽广平台。

在“AI专家系统”取得重大突破的情况下,世界各国对于人工智能的开发热情也急速高涨。在这一段时间里,除了类似于数字设备公司这样的私营企业之外,政府部门的全力支持更是为整个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提供了宽广平台。在经历了备受瞩目,再到遭逢冷落,继而又一次大受欢迎的过程之后,马文·明斯基业内精英也逐渐变得理性化,他说道:“整个欧洲都开始动起来了,当然我们的国家(美国)也毫不例外。这真的很令人兴奋!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作为一名人工智能工作人员,要证明这种现象不仅仅是一种国际化竞争带来的产物,也是非常必要的。”按照明斯基的观点,得到来自政府方面的大力支持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但是与此同时,作为业内人士,他们需要证明关于人工智能的研发是真正“物有所值”,而绝非国际竞争下的胁迫产物,也是非常重要的。

在政府投资方面,主要有以下国家或组织对人工智能进行了重大支持。首先是在1981年,日本经济产业省拨专款8.5亿美元,用以支持第五代计算机项目。在这一课题研究当中,如何开发出能够与人对话,从事语言翻译,或者是进行图像识别的机械智能体成为整个研究的核心任务。而在之前一年,全日本的GDP总值也才刚刚超过1万亿美元,耗费数额如此庞大的资金来资助一件充满变数和未知因素的项目,这在当时自然也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日本著名经济学家青木昌彦教授在获悉这一决定之后就无比惊讶地表示:“投入如此之多的资金到一个新兴领域当中去,我实在难以想象是否其他政府也会做出相似的决定。我只能认为,这表明了我们的政府在新科学技术研发方面所坚持的一贯态度,那就是全力争胜、不惜代价。”事实证明,青木昌彦先生的担忧似乎是杞人忧天了,但这确实真实地反映了大部分日本民众在当时对于这笔政府投资的观点,而这也从侧面印证了这笔资金的“庞大性”。

在日本当局刚刚做出近10亿美元的人工智能项目投资之后,英国政府在一名叫作阿尔维的议员的强力推动下,也动用国家力量资助了一个关于第五代计算机技术研发的课题。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阿尔维专门筹建了一个项目专家团队,由他自己出任董事会执行长。这一次,英国政府拿出的资金是3.5亿英镑,这对于当时全国GDP仅有日本一半的英国政府来说,真可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除了日本和英国之外,美国国防部下属的先进研究项目局也行动起来了。为了保持国际方面的战略领先优势,美国国防部在1983年宣布出资10亿美元,专款推动本国的人工智能技术项目开发。实际上,美国国防部本次关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开发和利用,更多是出于军事目的。在这个名为“SCI计划”的项目蓝本中,诸多“机器人作战”“计算机预测战局”等设想被付诸实施。参与此次项目可言的亚历克斯·罗兰德和菲利普·斯曼在提交给外界的报告当中这样描述道:“一旦‘SCI’计划取得成功,那么美国军方将会拥有每秒钟能进行10亿次运算的超级计算机,所有由超级计算机指挥的机器人也都会拥有和人类一样的思维、感知能力。对于这些超级计算机而言,它们的集成度将无限逼近人类大脑所能探知的最复杂的东西。”

在这一理念的引导下,SCI研究组做出了以下设想:美国海陆空三军都将会装备上最为智能化的作战工具。对于陆军部队来说,这里将会被装备“自主式地面车辆”,这些军用车辆不仅仅能独立行驶,还能感知且改造周围环境。也就是说,如果SCI项目取得成功的话,将会有一部分类似于变色龙一样的战车奔赴战场,它们能够感知到战地环境的变化,并且根据环境来进行伪装或者壁垒建设。

与此类似,美国空军部队也将会配备高级人工智能系统,以此辅助、指导飞行任务。同样,在SCI战略的猜想当中,这个系统装置能在特定情况下收集资料、执行更高决策层下达的任务等。假如这一设想得到实现,那么在战场当中,或许就会有战斗机强迫飞行员跳伞,或者是飞行员牺牲后战斗机依然独立作战的情况出现。

而对于海军战队来说,它们也将会拥有高级别的“战斗管理系统”。这一套系统可以帮助指挥官正确分析错综复杂的战地局势,并且依据战场上发生的事件进行战略预估。

事实证明,由美国国防部发起的这一次人工智能技术开发计划,在一定程度上是存在臆想和不切实际成分的。时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的威廉·约瑟夫·凯西就对SCI项目组所研究的课题极为不满,他将这个项目所研讨的大部分课题都形容为“徒劳无益的工作”,而为SCI项目组工作的人也都被他称为“投机分子”。但即便是举足轻重的中情局局长,也不能在战略规划方面影响到美国当局对于人工智能技术研发的渴望程度,这实际上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美国人对于AI技术的高度认可。

除了政府方面强有力的资金支持外,专业领域的工作人员在这一时期内也做出了重要贡献。就如同明斯基所说的那样,没有人希望关于人工智能的资助和开发,被看作是一件单纯的国际化竞争的结果,这是一名从业者应该要坚持的工作,同时也是他的自尊。正是在这一理念的鼓舞下,在这一时期内,关于AI技术的理论取得了重大突破:1982年,物理学家约翰·霍普菲尔德在前人的基础上提出了新型神经网络算法——霍普菲尔德网络;几年之后,大卫·鲁姆哈特等人又提出了大名鼎鼎的BP神经网络。这些理论的出现,让之前遭受冷落的联结主义重获新生,人工智能的蓬勃发展也得到了理论上的支持。此外,在朋友的帮助下,鲁姆哈特还将自己的学术见解整理成文集出版。这样一来,整个行业的学术交流也受到了极大的推动。

可以说,在这一时期内,政府方面对于人工智能技术开发的扶持是非常热情的。在此期间,不单单像日本这样的世界强国敢于抽调大量资金来支持这个“既不稳定且包含过多未知性因素”的项目,就连当时全国GDP仅有日本一半的英国也无比豪迈地划拨了3.5亿英镑的巨款来支持新项目。而像美国这样的顶级强国,甚至将人工智能技术的研究做到“科幻”的级别也在所不惜。而在大量的资金配合下,学术界内部也不甘人后,爆发出了强劲的战斗力。对于明斯基、霍普菲尔德、鲁姆哈特等人来说,他们需要证明的不单纯是有关于人工智能的学术理念,同时还负载着为AI技术正名的重任。因为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大量的政府资助,让人工智能戴上了“国际竞争产物”的帽子。而这却是长期从事人工智能开发工作的专家和学者们不愿意看到的。所以在外力和内因作用的双重推动之下,AI理论技术取得了令人称道的成果,而“霍普菲尔德网络”和“BP反传算法”都为之后的研究提供了更为宽阔的平台和视角。这对于整个人工智能历史的发展是有重大意义的。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