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核心硬件

正文

工人级无人机,现在和未来可能都不会有垄断者出现

导读: 留给此番生产工业级无人机民企的还有一个终极考验:从生存到发展的阶段到底该怎么跨过?政府统防统治订单结帐周期太长,又会不会是工业级无人机创业公司一个新死因?许多冰山下隐藏的问题还亟待创业者们去继续思考。

“未来会想要做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吗?”

“不想,除非大疆不干了。”

自去年一片红海之后,面对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创业者们别说干上一干,连想他们都懒得再想。再来,观察近几年来全球无人机的融资情况会发现无人机领域融资在2015年达到顶峰,而同时也是从2015年后,无人机的融资开始出现了断崖式下滑。

工人级无人机,现在和未来可能都不会有垄断者出现

对于如何把蛋糕做大的问题,大家已经思考很久。产品升级、转换市场,创业者们很自然地从扎堆消费级无人机过渡到了深耕工业级无人机。走到工业级无人机的面前,大家才猛地惊醒,原来这里才是蓝海。近一两年,北斗+众创空间落地西安、李开复投资鳍源科技水下无人机、海尔投资GDU普宙无人机、柳枝行动提供20万补贴(无偿不占股)支持鲲鹏智汇无人机等动作不断,在这片新蓝海上,无人机又该如何航行?

还在考虑降低成本的人都错了

做工业级无人机的人首先就得不害怕花钱。

知道工业级无人机与消费级无人机二者的本质区别吗?消费级无人机最看重的是用户他们玩得开不开心,而工业级无人机的重点则在于到底怎么才能提高企业和单位的工作效率。因此,如果把一个同样的问题,“在无人机领域,过硬的技术和轻便的体验哪一个应该放在产品开发的前面?”分别拿去问身处两个不同无人机市场的从业人员,那么我们会得出两份截然不同的答案。尽管两者都很重要,但是工业级无人机一定会把过硬的技术放在第一位。只要技术到位,成本什么都是次要的。而这完全是由工业级无人机所承担的工作任务以及它背后的用户性质所共同决定。

而既然工业级无人机的成本降不得,何不根据用户的需求来定制产品呢?现在的各行各业都在讲究“定制化”的思路,但是实际上,并不是各行各业都能与“定制化”基因合拍。那么,回到工业级无人机的行业里,我们要怎样才能做到真正的定制化?智能相对论行业分析师杨苏颖走访几家无人机企业后发现这三件事最为关键。

1、 要揽这个“瓷器活”,先要有个“金刚钻”:几乎所有的工业场景对无人机的避障功

能、对环境感知能力的要求都非常高。以电力巡检为例,需要无人机有效避开塔线,而安防则需无人机具备精确的识别及追踪能力,并对收集到的数据进行处理。因此,想要进入工业级无人机领域是有壁垒的。面对如此严苛的技术要求,中国现在能够满足要求的技术团队并不算多。但如果是之前有过相关从业背景的团队进入市场创业就能体现出优势,比如曾经从事航天飞行器研究的杨建军建立的零度智控、国防科技大学研究背景出身的无人机公司鲲鹏智汇、以及曾任职大疆创新卢致辉创立的科比特航空等等,他们的技术往往有较高成熟度上的保证,也在无人机领域拥有不少核心优势,并取得了不少专利。比如科比特专注多旋翼无人机多年,零度智能一向在智能控制的精度方面严格把关,增稳精度高达±0.02°,鲲鹏智汇则在高原环境的应用有着核心优势,其中包括7级抗风等级,以及4500米的起飞高度等目前处于国内领先地位。

2、高中低全覆盖的产品线绝对是必要条件:通常我们所说的“定制化”其实等同于说这家公司是一家全能型公司。因为不同的用户有不同的需求,不同需求就对应不同定位的产品。所以,如果工业级无人机想要做到定制化,首先必须完全覆盖工业级市场当中所涉及的高中低端三类产品,能够拥有一条完整的产品线是满足用户定制需求的必要条件。民航管理条例规定,无人机起飞重量在7kg以下含7kg的无人机无需飞行执照,因此一条完整的产品线必须包含7kg以下和7kg以上的无人机。目前,零度智控工业级整机有2款,ZT-3V和ZT-30V起飞重量分别是8.1kg、22kg,均在7kg以上;鲲鹏智汇目前有4款左右的工业级无人机,KP-07、KP-15、KP-25、KP-50起飞重量分别是7kg、14kg、24kg、28kg,覆盖高中低端三类水平的无人机。

3、面对痛点,不要“寻找”,而要“创造”:另外,目前限制工业级无人机大规模应用的重点:“仍然是已经找到的痛点还不够痛”, 这个行业里相关从业人员说到。非刚需是现在工业级无人机要走出大门的一个难题。但是,需求从来都不是找出来,而是创造出来的。就像触屏手机曾经它也不是刚需,但是发展到现在几乎市面上所有的手机都以触屏形式存在。所以,在一个特定的应用场景当中,我们现在需要创造一个最痛的痛点,只有有了这样的痛点,这个场景才会用非定制化的无人机不可。

回到工业级无人机产品本身,目前市场上对其的评价还是高低不一。工业级作业的难度,对无人机本身的性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且随着智能化的呼声越来越高,无人机也开始承担起了智能化作业的重任。

工人级无人机,现在和未来可能都不会有垄断者出现

AI化在工业无人机上到底能不能跑起来?

AI化是从来不只是锦上添花。前面也有提到,工业级无人机的重点就在于提高企业和单位的工作效率。AI作为目前最被看好的“省力杠杆”,已经在慢慢成为人类的刚需。所以,如果AI能与无人机这个载体两相结合自然会有巨大的前景。2017年初,美国波士顿一家深度学习公司Neurala已获1400万美元的A轮融资,主打无人机AI。另外,扩博智能也在2017年6月,顺利拿到了GGV领投的A轮融资,又在半年后,完成了500万美元的A+轮。

但AI作为一个附加功能要融入无人机的系统是否对一些重要的无人机指标造成影响,这确实是大家普遍比较担心的一个问题。拿续航能力来说,多旋翼和固定翼的无人机相比,由于两者的动力原理不同,一般来说固定翼的无人机能够有更长的续航时间。相关从业人员解释道,“固定翼的无人机只需要消耗多旋翼无人机所需要的十分之一的能量。但是,由于无人机上经常会添加各类功能设备,所以这个比例会大概变为五分之一。“这就充分说明了无人机功能的附加势必会影响它的续航能力。所以,智能相对论行业分析师杨苏颖提醒,在无人机AI化的过程当中我们至少应该注意这些问题。

1、AI耗能大,能否开发自己的电池技术成关键:无人机的AI化带来了续航方面的问题,但是许多无人机公司受制于上游电池供应商的技术,难以从根本上提高无人机的续航时间。所以,无人机的生产者今后如果想要做强,最好能够在电池这方面要开始自给自足。“关于电池这方面的问题,我们现在正考虑与航天远望科技公司进行合作,联合开发出湖南第一个无人机加无人船的组合系统,其中就会涉及到无线充电的技术“。相关的技术专家在采访当中这样回应到。电池和有线充电技术的各种弊端都已显现,不管是手机,还是无人机其实本质上都需要寻求更便捷高效的续航手段。

2、轻量级到底要做到多“轻”是个问题:首先,技术人员需要把AI程序进行轻量级化,这是在无人机上运用AI技术的一个重点。其次,我们应当为无人机找到一个更简单的终端操作设备,比如说手机,并以小程序作为无人机的操作入口以此去掉现在复杂的操作终端。因为对于一些特殊群体,比如农民、或者说一些中年人士来说目前无人机的操作还是相对来说比较复杂。如果还要继续加入AI技术会不会使其操作过程更加复杂呢?因此,简化操作终端也是一个应该考虑的问题。

3、莫再跟风扎堆,找准自己的落地场景:经过一轮航拍场景扎堆的洗牌,工业级无人机现在必须要吸取跟风的教训,在找准落地场景这件事情上多加费心。目前测绘、石油、交通、林业、水利等场景都是可以大展拳脚的地方。而且同时,我们需要注意到AI也是一门非常依赖场景的技术,如果没有找准应用场景经常会显得非常鸡肋。目前就有一些公司将AI技术成功嫁接到无人机上,比如零度智控使用智能芯片增加机载运算能力,可以对目标进行更精准地跟随,还有鲲鹏智汇使用了以机器学习为基础的图像增强技术,为无人机在恶劣环境下,比如浓雾以及夜间拍摄解决了很多问题。

民企的机会:“等待戈多”的时代

放眼全球,在消费级市场,大疆拥有大概70%左右的占比,已然是不可撼动的行业老大。而在工人级无人机的道路上,却暂时还不会有垄断者出现,这是为什么?

1、 现在的消费级、工业级各跑各的赛道:

开源飞控系统曾经让中国无人机迅速崛起,但是在过去崛起的几年时间里,无人机行业的整体进步其实并不算大。门槛的降低导致后来的创业者基本都选择了生产性能要求较低的消费级无人机。但是现在新的一轮工业级无人机比赛开始,不管是所要求资源、技术还是资金,与前者相比都不在一个层级,因此,两者目前来说都是在各自的赛道上奔跑,尽管部分有所重合,但却不会发生剧烈的翻车事件。

2、 弱势地区的市场空间还很大

目前,与中国沿海一片相比,很多其他地市级市场其实还没有被开发起来。所以在这些地方仍然还有足够的剩余机会可以争夺。尤其对于整个中部地区而言,想要赶超沿海,必须形成自己产业联盟阵容。现在看来,这样的苗头已经起了。比如湖南省A-LINK联盟的成立,已经预示着中部地区想要开始着手推动无人机事业已经整个智能产业发展的决心。

3、 行业无人机的背后是相对平均的资源分布

另外,做行业无人机非常依赖政府关系。从地域性的角度来说,每一个地区都有相应的政策扶持和人脉网络,没有人能垄断全部的政府资源。也因此,每个地区的无人机公司都有机会获得当地政府级的资源扶植。其次,工业级无人机创业公司与其孵化平台之间也有着除了资金以外更加密切的关系。目前,东部地区仍然是孵化器最多的地区,中部地区的排名也在稳步上升。不同的孵化平台选择的投资模式不一,对于初创公司而言,入驻正确的孵化平台,得到不仅是资金,更重要的是资源。那些相对而言更加偏向“广插柳”的孵化器,其手上拥有更多不同类型的社会资源,例如创新工场、国家级众创空间米龙谷、福建的一品创客海沧孵化基地以及中部地区的柳枝行动等等,他们目前扶植的公司涉及各行各业。对于入驻的创业团队来说,这些孵化平台能够把以往需要外部对接的事宜转变为内部消化,提升无人机初创团队整体的运转速度。

最后,留给此番生产工业级无人机民企的还有一个终极考验:从生存到发展的阶段到底该怎么跨过?政府统防统治订单结帐周期太长,又会不会是工业级无人机创业公司一个新死因?许多冰山下隐藏的问题还亟待创业者们去继续思考。

文 | 杨苏颖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