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计算机视觉

正文

人工智能独角兽|商汤科技终于成了“融资机器”

导读: 商汤科技SenseTime正在变成一台融资机器。 过去一年(严格来说只有11个月),商汤科技这家曾明确表示不以融资为目的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火速完成了三次大的融资和一次小的融资。

人工智能独角兽|商汤科技终于成了“融资机器”

题图由虎嗅拍摄

商汤科技SenseTime正在变成一台融资机器。

过去一年(严格来说只有11个月),商汤科技这家曾明确表示不以融资为目的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火速完成了三次大的融资和一次小的融资。

2017年7月11日完成4.1亿美元B轮融资,当时创下了全球人工智能领域单轮融资最高纪录,其中包括由鼎晖领投的B-1轮,由赛领资本领投、近20家顶级投资机构、战略伙伴参投的B-2轮;

同年11月15日,又获得了高通数千万美元战略投资;

2018年4月9日获得6亿美元C轮融资,估值超过40亿美元,由阿里巴巴集团领投,新加坡主权基金淡马锡、苏宁等投资机构和战略伙伴跟投;

5月31日,商汤科技今天宣布获得6.2亿美元C+轮融资,由多家国内外投资机构和战略伙伴参与,联合领投方包括厚朴投资、银湖投资、老虎基金、富达国际等,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上海自贸区基金、全明星投资基金等跟投,高通创投、保利资本、世茂集团等作为战略投资人参与。

商汤科技表示,本轮融资结束后,其估值超过45亿美金,继续保持全球总融资额最大、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独角兽地位。

在11个月内,商汤科技融资额超过16.3亿美元,加上高通的数千万美元投资,再加上B轮之前一共融了差不多4000万美元……这意味着从2014年创立至今,商汤科技的融资总额可能已超过17亿美元。

去年的商汤人工智能峰会上,商汤科技副总裁柳钢在接受虎嗅采访时表示,商汤不是一家以融资驱动的公司,有很多机构争着想投资,但不是谁想投就可以投的。

但过去一年商汤频繁的融资节奏和庞大的融资金额,很难让人相信它不是以融资为驱动的。

这当然可能是客观原因造成的,即尽管蹭人工智能这波浪潮的创业公司无数,但真正有核心技术的少之又少,商汤科技成为资本眼里的“唐僧肉”就不足为奇了,另一家是旷视科技,去年10月31日,旷视获得了4.6亿美元的C轮融资,打破了商汤科技此前的单轮融资纪录,但其此后再也没有宣布过融资消息,反而是商汤科技不停地宣布融资。

站在我个人的角度上,我对商汤科技好感陡增源于其创始人汤晓鸥去年在清华大学对马化腾说的一番话,当时他抱怨现在对创业公司首先面对的问题是站队,站队阿里还是站队腾讯,“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是很愿意跟大家(BAT等)都合作的”,“我们做学术的是有骨气的,就是说‘不能为五斗米折腰’。”汤晓鸥说。

但今年4月份商汤拿到的C轮由阿里巴巴领投,似乎推翻了汤晓鸥此前不站队的言论,外界纷纷认为商汤科技成为了阿里系的一员。

市场还曾传言,商汤跟投资者之间签有对赌协议,但2017年11月29日在接受量子位采访时,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徐冰极力否认,并强调商汤科技在融资中处于强势地位:“跟商汤谈投资的投资人,没有任何条件可谈。一定是以商汤公司利益为主;一定是以如何让我们这么一个团队,掌握公司控制力和管理能力为主;一定是以未来能够做大为主。”

今天,商汤科技在新闻通稿中表示,其在2017年已实现全面盈利,并在智慧城市、智能手机、互联网娱乐、汽车、金融、零售等行业实现快速落地,其业务营收连续三年保持400%同比增长,快速结合场景落地,2018主营业务合同收入同比增长10多倍。并晒了最近一个多月的成绩单:

与国内最大地铁公司上海申通地铁签约,落地交通出行场景;

与成都市签约,落地一带一路区域总部,拓展西部市场;

与阿里巴巴集团、香港科技园联合成立香港人工智能实验室,成为首个响应中央政府号召支持香港国际科创中心建设的项目;

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签定战略合作,共同推进AI学术科研突破;

与华东师范大学等共同发布全球第一本人工智能高中教材,并与清华大学附中、上海交大附中等40所国内重点中学签约,开设人工智能课程,推动AI在教育行业的落地。

商汤科技表示,C+轮融资后,将继续加大研发和人才方面的投入。据虎嗅了解,商汤半年前引入了一位高管张文,并为其设立了一个总裁的职务,此后张文主导了商汤与上海、成都等城市的合作落地项目。

4月25日,距离其宣布C论融资刚刚过去两周,商汤在北京召开了2018年商汤人工智能峰会,由于刚刚宣布获得6亿美元融资,所以这场峰会开得底气十足,现场人满为患。

但愿商汤别被融资冲昏了头脑。

附上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CEO徐立4月25日接受虎嗅采访的部分内容:

虎嗅:为什么标榜“原创”,不标榜会怎样?

徐立:这个我觉得是价值观的差异。比如说中国原创的操作系统,大家都觉得很有必要,但是这么多年来美国开源Linux,每一行代码都开放,那么中国很多公司都说自己有自主知识产权,但是都是基于Linux上面开发应用的,所有的服务器都用的Linux系统。或者说手机端的操作系统,中国用得最多的是安卓,安卓也是谷歌的开源系统,大家又说自己有自主知识产权,但其实底层的东西都不是自己做的。那么这个会影响什么?可能也没什么影响,只要开源的东西存在,大家就都能用。

反过头来说,我们认为真正能够颠覆的东西,第一是要处于技术快速发展期,第二要站在技术最前端。所谓最前端,那么要做的事情就是真正的、突破性的、原创的东西,要花的力气就要更大。

不是别人不知道做系统的价值高,只是别人不愿意花那么大的沉没成本。如果我们在做创业公司,在做操作系统上的应用,发现Linux已经做了20年了,该怎么去投入超过20年甚至是50年的沉没成本去做这样的系统?这个投入产出比,在不平衡的情况下,很难有人真正意义上去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但是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技术能够带来的壁垒一定在于需要明显的突破性。如果跟随别人,用share的技术,或者谷歌的技术来搭建平台我们也能干,因为谷歌没有限制中国企业不能使用;但是搭建平台之后,我们的技术发展路线就会完全限制于谷歌的速度。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