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其他

正文

陆奇下船、AI与Feed上道,股价波动只会是百度的小插曲

导读: 陆奇的离职让百度的股价着实喝了一壶,连续一个多月的上涨迎来了一个大的下挫,股价一个交易日跌去一成。

响铃:陆奇下船、AI与Feed上道,股价波动只会是百度的小插曲

陆奇的离职让百度的股价着实喝了一壶,连续一个多月的上涨迎来了一个大的下挫,股价一个交易日跌去一成。

除了业内人士的震惊,看热闹的好事者也在大肆宣扬有关公司政治之类的阴谋言论,从股价和舆论的反映来看,陆奇的突然离职对百度无疑有着直接而显著的冲击。

不过,无论从基本面、技术分析及资本市场指标来看,陆奇离职对百度的影响只会是短期的、一过性的。锚定AI的技术优势以及搜索+Feed的可观运营数据才应当是评价百度未来资本市场表现的基本面。

某种程度上,陆奇在离开之前已经完成一件对百度极为重要的事:让百度不再需要陆奇。

陆奇对百度重要,但对股价不再关键

毫无疑问,陆奇上任一年多来对百度大刀阔斧的改革和战略转型,成为百度股价从约180美元上涨到了约280美元的主要原因。

这样一位核心人物的失去,对百度肯定是损失,陆奇对百度而言十分重要。不过,目光回到百度股价为什么如此上涨,或者说华尔街为什么在过去一年持续看好百度,就会发现,在经历这些上涨后,陆奇对股价、对百度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已经不再关键:有更好,没有,也无伤大雅。

持续一年的上涨,百度股价和市值大部分是靠feed带来的收入撑起来的,作为一个非初创公司,与那些创业公司可以讲故事撑起大市场不同,喜好财务数据的华尔街看中的,是百度在加强信息流战略后源源不断的真金白银流入。

例如,百度2017年Q4财报显示,百度营收为236亿元人民币,其中移动营收占比高达76%,信息流业务每日分发量环比增加20%以上,百度App用户总使用时长同比增长约30%,同时,百家号的内容原创者从2017年年初的20万上涨至100万。

紧接着,2018Q1财报显示,总营收209亿元人民币,其中移动营收占比78%,高于去年同期的70%。

这说明,由李彦宏亲自负责的搜索+Feed,仍然是支撑百度市值的主要力量。陆奇的“贡献” 人工智能势能强劲但目前还未变成主要收入来源,未能在市值上有太多表现,毕竟,决定以技术立身,就意味着更长时间的投入。

从资本市场转向百度内部的发展,陆奇的现实价值也在弱化(这是他自己推行的改革所决定的)。

AI头牌无人驾驶方面,Apollo计划实施超过1年,早也步入正轨。4月,Apollo 2.5版本如期发布,百度的无人驾驶开放生态阵营进一步扩大,下载使用Apollo代码的合作伙伴或开发者的数量达到2000多名,而最重要的盟友——车厂数量也过百,福特、微软、奔驰、博世、大陆、一汽、东风、雄安新区等加入其构建的自动驾驶生态之中,与之合作的无人车量产已经在有序进行,北京、重庆、福建的首批自动驾驶路测牌照顺利获得。百度无人车不仅仅登上过春晚舞台,现在也正在这些省市进行着落地测试。

此外,梦想做AI界安卓系统的人工智能开发平台DuerOS,开始渗透到智能电视、智能音箱、智能冰箱、智能穿戴、手机等终端,合作伙伴包括海尔、TCL、美的、创维、极米、小天才等硬件厂商。超过5000万智能硬件开始使用DuerOS,仅在2018年3月,DuerOS便响应了超过2亿次的搜索请求。

这些数据说明,在Feed源源不断流入现金支撑华尔街信心之外,百度的AI也已经上了道。旧有业务剥离,完备的变现、战略方向确立,陆奇开船、王海峰开船或者李彦宏开船,都不会太影响百度的未来规划,都会按照既定的路线继续推进。

这一切,还在于陆奇所谓大刀阔斧的改革,建立了一个“自运转”的体系。百度现在的架构为六大事业群平行:搜索公司(高级副总裁向海龙负责)、AI技术平台体系(AIG,副总裁王海峰负责)、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副总裁李震宇负责)、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景鲲负责)、新兴业务事业群组(EBG,总裁张亚勤负责)和金融服务事业群组(FSG,高级副总裁朱光负责),就如同做好了发动机、点好了火一样,剩下的是体制、机制自己的事。

现在,百度关键位置上的这些人物或许能够为系统提供亮眼的额外贡献,但已经很难再影响大局。

横盘遇上热点突发,下跌或只是资本市场的小插曲

从资本市场技术形态分析,百度接近1成的下跌,或许也只是一个小插曲。

2017年6月底,王石宣布离职万科,不再担任董事长。市场给予的反馈是一向以平稳著称的万科股价连续来了两个涨停。

一方面,这同样印证了,在业已成熟的机制面前,人物的能力和影响变得不那么关键。正如王石自己多次提到的那样,万科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一套运转方式,这也是万科能够平稳快速发展的保障。

另一方面,这也反映了一个事实,酝酿多时的核心人物离职,并不会造成冲击,甚至还会带来市场对企业优秀运营的赞许。而陆奇离职的突发性,很符合资本市场恐慌性抛售条件,它与企业基本面无关,纯粹的短期资本市场非理性现象。

而且,更重要的是,在经历长时间的上涨后,百度的股价一直处于横盘整理状态,这种形态的K线对突发事件更为敏感,也导致了股价的大跌。

响铃:陆奇下船、AI与Feed上道,股价波动只会是百度的小插曲

而“闪离”导致的闪跌在互联网领域不是没有先例。2017年12月,惠普企业(HPE)CEO、舆论界地位堪比马云的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宣布辞职,随后该公司股票大跌7.22%,新闻上说华尔街感到“震惊”。

这明显是一次恐慌性抛售,其特征是股价随后反弹并上扬。

响铃:陆奇下船、AI与Feed上道,股价波动只会是百度的小插曲

作为同样体系成熟的公司,惠普公司的发展和市场表现有自己的脉络,即便是灵魂人物梅格·惠特曼的离开,冲击也是短暂的。

指标低估,AI+Feed让百度仍有强预期

目前,百度的PE为28倍左右,在资本市场上,成长性好、经营数据良好的互联网公司低于30倍PE的,都可以算作被低估。

在阿里51倍、腾讯40倍、京东277倍PE的市场上,百度被低估的程度可想而知。或许,Feed带来的“故事”只能支撑到28倍的PE,但AI战略和规划的一步步落地和实现,已经给了百度PE倍数往上走(意味着股价上涨)的充足动力。

如果没有陆奇离职的突然袭击,百度已经上升到了284.22美元历史最高值的股价,势头可能仍然不会减弱,毕竟,28倍PE摆在这里,追逐利益、追求股票上升空间的资本不是傻子。

2017年11月,百度APP累计激活次数已经突破20亿,信息流日活用户突破1亿,成为国内单体最大的个性化内容分发平台。而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中,百度在AI上方面的优势已经毋庸置疑。互联网是马太效应非常显著的领域,从BAT自身的发展历程上,强者恒强体现的很明显。

半步之遥的千亿美元关口错失,短期内将成为百度最大的遗憾。但是,不得不说在该价位上百度仍然是优秀投资标的。对应被低估的PE,从Feed的良好数据表现和预期,以及AI技术生态的铺设进程来看,陆奇的离职或许催生了一个抄底百度的好机会。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