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其他

正文

巨头入局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 Fintech成核心竞争要素

导读: 相对于P2P、互联网理财、互联网保险和众筹等互联网金融业态,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可谓是后起之秀,属于互联网金融生态体系中比较新颖的一种业态。国内目前仅有六家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其营收收入主要以商品期货、股票和债券三大品种的交易业务为主,且交易的产品比较固定与单一。

相对于P2P、互联网理财、互联网保险和众筹等互联网金融业态,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可谓是后起之秀,属于互联网金融生态体系中比较新颖的一种业态。国内目前仅有六家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其营收收入主要以商品期货、股票和债券三大品种的交易业务为主,且交易的产品比较固定与单一。

第一财经1月23日获悉,针对行业巨头纷纷布局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这一现象,由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编制的《2018中国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发展报告》正式发布,这也是国内第一份研究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的白皮书。

报告指出,目前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已经进入了第三阶段,即金融科技深度创新、Fintech唱主角阶段,Fintech正成为当前和未来决定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核心竞争力的关键要素。

Fintech成核心竞争要素

概括而言,目前存在的全国性金融交易所市场辐射能力很强,法定门槛普遍很高,并以大类标准化资产(主要以公开发行的股票、债券、基金和期货)为立所之本,天然排斥以小额分散为基本特征的普惠性互联网金融资产的入门与交易。散布在全国各地的数量众多的地方性金融资产交易所及交易中心,由于缺少有效交易手段与长效激励机制,业务开展的不确定性较大,市场成交量在不断的整顿周期里反复陷入低迷状态。

与此同时,报告指出,资金成本高昂,始终是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中的一个痛点,而这一成本主要包括了三个部分:一是资金来源的募资成本,二是风控成本,三是交易管理成本。

而借助Fintech,能够在诸多环节帮助交易双方降低这些成本。例如通过IT和大数据的运用,改变了原来人工的风控审核方式,降低了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风控成本。再例如,互联网平台能够产生一个最直接的资产和资金的对接渠道,减少了不必要的中间通道,也就降低了整个交易管理成本。而通过对IT风控的技术输出,资产能够获得更好的增信机构的认可,加入第三方增信可进一步降低资金募集的成本。

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贲圣林在上述报告中指出,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目前正处于Fintech爆发初期:即新技术和金融开始深度融合,金融科技开始走向成熟。人们开始认识到,传统金融IT已经逐渐普及,互联网对金融的渗透率和改造已经较为充分。他认为,未来金融科技纵向(深度)创新将比传统金融 IT 的普及和互联网对金融的横向渗透更加重要。

2017年8月,百度金融旗下西安百金所诞生了国内首单运用区块链技术的交易所资产证券化产品。百度金融作为技术服务商搭建了区块链服务端 BaaS(Blockchain as a Service),引入项目中的各参与机构(百度金融、资产生成方、信托、券商、评级、律所等)作为联盟链上的参与节点,共同维护一套交易账本数据。

通过这一技术,各方对于放款、存续期还款、逾期以及交易等全流程数据都能清晰知晓,实现现金流的实时监控和精准预测。这一技术即方便了中介机构对资产证券化产品的尽调效率,还通过提高所投资产的透明程度,为二级交易的估值和定价提供依据,更是方便监管机构实现穿透式审核和监管。

报告同时也结合浙江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在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建设方面的实践,通过对小额分散的创新型资产,FinTech技术系统的深度剖析,并且从服务实体经济、合规性、风控能力、Fintech资产生成能力等多个维度,探究互金资产交易中心在当前互金实践难点中的破题性探索,及其对整个互金市场发展的影响。

以网金社在金融大数据方面的应用为例,公司早在2016年就开发了3TAN-DAS动态资产池管理系统,用于校验核查小额消费金融的风控管理,主要面向小额消费金融发行方、增信方、发行财务顾问方、投资方等提供服务。其本质是在传统金融风控理念基础上应用大数据、云计算与人工智能,最后形成一套完整易用的IT解决方案,来解决Fintech资产的信息不对称,进而帮助融资方减少资金获取成本、帮助资金方提高资产获取效率和降低风控成本。

行业呼吁“沙盒监管”

尽管在全世界范围内,我国互联网金融发展已经出现弯道超车的引领现象,但是否能长期保持如此高速地增长仍值得怀疑,其中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就在于监管环境。为此,发展报告中建议引入“监管沙盒”,促进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市场的创新实验。

2016年英国率先启动了全球首个“监管沙盒”(Regulatory Sandbox)项目,试图为金融科技创新提供一个短周期、小规模的安全测试环境,以缓冲监管与创新之间的矛盾。随后,沙盒监管理念迅速传播,陆续在新加坡、澳大利亚、美国、中国香港地区、瑞士等国得到发展。

报告称,由于国内传统金融业长期垄断经营以及普惠金融供应的严重短缺,使得小微企业与个人得不到正规金融的服务支持。同时,互联网金融初期野蛮发展出现了诸多风险事件和群体性事件,风险事件的处置基本是事后的司法救济渠道,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整体上是一个被动响应式的监管实践,没有构建一个基于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以及互联网金融行业可持续发展的主动式、包容性监管框架。

“新技术的发展应用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空间。沙盒监管的好处是它在风险可控的范围内给你提供了这个空间,允许在一定框架内进行创新试错、总结修正,而不至于产生一些不可控的风险,然后行业和监管都能够从沙盒中吸取经验,提炼出适宜的规则。即不能允许天马行空式的放任发展,也不应该产生问题后就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了。”网金社首席合规官刘智秀表示。

央行科技司司长李伟之前在上海召开的支付清算发展论坛上认为,应加快搭建一块“试验田”作为缓冲,以便金融科技走入市场前进行小范围验证。这也是沙盒监管理念的一种运用。(第一财经)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