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其他

正文

Google多名员工离职 但人工智能的伦理还关乎更多

导读: 这些拷问需要人类思考的,不仅仅是智能科技是否应该应用于政治军事,还有智能科技是否应该被用来改变社会形态,智能科技是否应该纳入到人类的存在哲学。

疯子和天才的区别在于,明明表达的是同一个问题,卡辛斯基要用炸药引起人们的注意,赫拉利却用它来写书。

为什么谷歌人在科技是否服务军事问题上这样敏感?

在社会公共领域,没有什么比政治更能牵动人的敏感神经了。军队作为保证政治顺利运行的工具,成为政权赖以生存的暴力基础。科技与军事,本来没有明确的界限,人们发明火药,用在敌我厮杀的战场上,指南针也曾用于战事行军寻找方向位置。

上万年来,无论东西,人类所发起的战争难以计数,但很少有人怀疑把箭头磨尖从而更有效的刺杀敌人是否太过残忍,以及将更具杀伤力的炸药用于战场是否有悖人伦。

一直以来,人类历史都在战争的非合作博弈,以及和平的合作博弈中向前演进,科技在军事中的作用也一直在人类的可控范围之内。但在进入现代之后,核武器的发明使得科学已经不仅仅是军事范畴,而成为了人伦社会领域都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

科技在对于人类社会的控制权上,已经有质变了吗?霍金认为人工智能会超越人类智能,进而消灭人类,但更多的科学家则认为科技无法产生意识的本质决定人类被科技毁灭是无稽之谈。

那么,在谷歌与国防部是否合作这件事情上,人们反对的声音究竟是惮于国防科技过于强大,会有以霸权残害无辜的潜在危险?还是在于科技本身可能对人类带来的毁灭力量,与兵器结合后会更加恐怖到难以收拾?

自从这件事情开始爆出,谷歌从最初3100多名员工“联名上书”,到目前有12个人提出离职,如果说签名者只是本能认为科技会助纣为虐,那么这12个绝不妥协的人,或许在思考科技与军事结合之后的毁灭性后果。

疯子的《工业社会及其未来》和天才的《未来简史》

事实上,更有的极端的“天才”或者称为“疯子”为了坚持“科技威胁论”甚至为非作歹。卡辛斯基曾是加州伯克利分校最年轻的助教,然而,似锦前程却因为价值观的重塑而逆转。原本热爱数学,崇尚科学的他莫名陷入极端反科学的对立面。辞去教职之后,他进入深山,长期与自然亲近,人类疏远,完全自我的生活让他在理性上更加怀疑科技,而情感上与社会更加疏远。

最终他因违背人伦和法律底线寄炸药造成科研院所和科技企业重大伤亡而被判终身监禁,虽然这是一个天才最终堕落为疯子的故事,但他要求FBI刊登在《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上的论文,却并非疯癫之作。

blob.png

《时代周刊》把卡辛斯基印在封面上,叫他“天才疯子”

在论文的开始,他说到:“人类太轻易地让自己陷入这样一种对机器强烈依赖的境地,以至于到了最后,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完全听从机器的决定。”

在这篇名为《工业社会及其未来》的论文中,卡辛斯基断言,工业化时代的人类,如果不是直接被高智能化的机器控制,就是被机器背后的少数精英控制。如果精英们是残酷的,他们就会直接消灭大部分人类;如果他们仁慈,他们就会利用宣传手段或者生物学技术,降低人口出生率,直到大部分人类灭绝,无论使用哪一种方法,地球都会归于精英之手。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