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其他

正文

冯象:人工智能的崛起将敲响资本主义的丧钟

导读: 当今社会经济体系面临的最重大挑战便是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如果人工智能技术完全处于市场力量的掌控之下,那么这必将导致数据寡头的垄断局面。人工智能机器人在为那些亿万富豪创造无穷财富的同时,还将取代人类劳动力,大量失业现象也将在所难免。

当今社会经济体系面临的最重大挑战便是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可简称为AI)时代的到来。如果人工智能技术完全处于市场力量的掌控之下,那么这必将导致数据寡头的垄断局面。人工智能机器人在为那些亿万富豪创造无穷财富的同时,还将取代人类劳动力,大量失业现象也将在所难免。

冯象:人工智能的崛起将敲响资本主义的丧钟

清华大学梅汝璈法学讲席教授冯象2018年5月3日在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刊发文章:《人工智能的崛起将敲响资本主义的丧钟》

不过,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可以为上述困局提供解决方案。如果人工智能通过分析大数据做到合理配置资源,通过其强大的反馈机制弥补市场“看不见的手”的不完善之处,而且能够公平分享其创造的巨大财富,那么切实可行的计划经济将不再只是一个梦想。

人工智能越是发展成为一项可以渗透到社会生活中各个角落的通用技术,它被保留在私人手中为少数人利益服务的可能性就越低。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人工智能技术造成大规模失业的可能性,以及全社会对人工智能技术所带来的福利的强烈需求,将促成人工智能技术的社会化和国有化。

马克思的理念是“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到了21世纪可能需要对这一表述做一点修改:“尽管人工智能经济无法为所有人提供工作和收入,但依然可以做到各取所需”。

即便在当下这个数字资本主义发展的早期阶段,“资本主义数字经济会以某种方式将社会利益置于比公司自身利益更加优先地位”的想法已被证明是一个天方夜谭。谷歌和苹果的亿万富豪们已经把公司利润存放在离岸避税天堂躲避国家的征税,这完全不是具有社会责任感的公司应该有的行为。眼下,围绕脸书商业模式的丑闻正在发酵当中,这是数字资本主义将利润置于社会责任之上的又一典型例证,那些私营企业只在意自身利益而完全不顾及其行为对社会其他成员的负面影响。

一旦技术进步造成失业状况恶化,人们可以很容易地预判情况接下来将如何发展——“我们不是职业介绍所或慈善机构,我们的责任是对股东负责”,机器人的主人们一定会作出这样的解释。

这些公司之所以能够摆脱对其缺乏社会责任感的指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西方的法律体系和其中的漏洞都倾向于将“对私有财产的保护”的优先级别置于任何其他因素之上。当然,在中国我们也有像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大型私营互联网公司。但与西方同类公司不同的是,他们的行为都受到国家监督,而且他们并不会认为公司利益可以凌驾于社会利益之上。

人工智能技术在各个应用领域的普及将导致市场在经济体系中统治地位的终结。如果社会上的各行各业可以为大多数人提供就业机会,那么市场是可以很好地发挥作用的。但是,随着机器人接管的工作岗位越来越多,失业现象将在各行各业蔓延开来,那么除了国家力量的介入,已经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随着人工智能技术渗入社会经济生活的各个角落,所有私人法律问题将很快变成公共问题。而且对私营公司的监管将越来越成为使这个充斥着各种创新的社会保持稳定的必要条件。

我认为,当下由人工智能技术进步所驱动的这一历史进程是在向有计划的市场经济迈进的一步。我们知道,自由资本主义可能会最终导致人工智能技术的寡头垄断,因为他们可以通过所拥有的统治着各类生产方式的知识产权,轻松获得大量专利使用费。从全球的角度来看,这种不可阻挡的数字化资本主义很可能会导致机器人之间为争夺市场份额而爆发战争,最终会像历史上的帝国主义战争那样走向一个灾难性的结局。

为了广大民众的福祉和社会安全,我们不应允许任何个人或私营企业拥有任何垄断性的尖端技术或核心人工智能技术平台。人工智能技术就像核武器和生化武器一样,只要它们存在,除了强大而稳定的国家之外,任何其他该技术的拥有者都不能确保社会的绝对安全。如果我们不能将人工智能技术国有化,我们可能陷入反乌托邦的困境之中,社会上将出现诸如压榨劳动力的血汗工厂和到处充斥着乞讨面包渣的流浪儿童那般工业化初期的悲惨景象。

共产主义的理想之一是消灭以工资收入为目的的劳动(wage labor)现象。如果发展人工智能技术的目的是造福于社会大众而不是造福于个别资本家,那么这种技术就一定能够将绝大多数劳动者从枯燥繁重的工作中解放出来,同时还能创造出足够的财富提供给所有的社会成员。

如果由国家来驾驭市场,而不是由数字资本主义来控制国家,那么真正的共产主义理想是可以实现的。而且,由于人工智能通过密集的反馈机制处理大量信息的能力越来越强,它能够越来越好地对复杂系统进行管理。有史以来,人工智能技术第一次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它能够真正替代长期使自由放任意识形态和各种弊端合理化的市场信号。

展望未来,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有望引领人类的下一个发展阶段,其目标是让全体社会成员(而不仅仅是那些信奉利己主义的精英分子)都能享受到社会生产的成果。

如果能够对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进行适当的规范,那么我们应该庆祝而非恐惧这个新时代的到来。如果我们将这项新技术置于社会控制之下,就可以使工人们免于耗费他们的时间和汗水最终仅使大量财富流向少数社会精英。未来的共产主义也许会采用一个新的口号:“全世界机器人联合起来!”

(青年观察者凌子奇译自2018年5月3日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观察者网马力校译)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