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其他

正文

害怕!现在都用AI作弊吗?

导读: 作弊,无疑是一门历史悠久的“学问”,大概从有考试的那一天起,各种作弊方法也就随之诞生了,千百年来,作弊和反作弊的斗争可以说是从未停息。

害怕!现在都用AI作弊吗?

作弊,无疑是一门历史悠久的“学问”,大概从有考试的那一天起,各种作弊方法也就随之诞生了,千百年来,作弊和反作弊的斗争可以说是从未停息。

害怕!现在都用AI作弊吗?

从我国古代的科举考试开始,先人们的“微型书”就已经令人十分咋舌了。到了现代,人们的方法更是层出不穷。电影《天才枪手》就展现了多种作弊方法,在最后甚至使出了利用铅笔的条形码来作弊的终极大招。

害怕!现在都用AI作弊吗?

除了笔,橡皮也没能逃过作弊者的“改造”,有一种橡皮看起来与正常橡皮无异,但拆开外壳,里面竟然会出现显示屏,可以用于接收中英文、数字等考试答案信息。

害怕!现在都用AI作弊吗?

诸如此类的作弊工具简直不一而足,而自从谷歌眼镜和Apple Watch正式发行后,也有人把作弊的歪心思动到了智能硬件上。

就在前几日,首例围棋AI作弊事件在业内引起不小的风波。一时间,网友纷纷化为技术大神、“福尔摩斯”,不断地分析“AI作弊门”的可信度,谴责作弊者的有之,维护的亦有之。而场外一群吃瓜群众则惊讶地表示:简直可怕,现在作弊都这么高级了吗?

现如今,技术不断在发展,人们的生活也越来越便利,然而,连作弊这种事情,竟然也要“与时俱进”?

AI作弊于无形之中

考试作弊是重大原则问题,也是个道德问题。智能相对论行业分析师颜璇认为,AI在考试和比赛中作弊最为可怕的不是作弊的功能更加强大了,而是高科技的手段让作弊变得更无形了。

在近日的围棋AI作弊事件中,就已经显出了这样的端倪。在照片中,该选手仅仅是将手机放在胸前的口袋并将镜头对外而已,而这个选手是如何从AI处得到技术指导的却难觅踪迹,人们单凭招法与AI的重合度来判定作弊恐怕有失偏颇。

害怕!现在都用AI作弊吗?

除了考试与博弈比赛,AI作弊在一些领域里比我们想象的要厉害得多。

首先就是在博彩业。一般来说,博彩的作弊方并不是参与的客户,而是赌场。得益于AI的“高超技巧”,很多赌客在参与过程中甚至都不觉得赌场在作弊。

有一本叫做《What Stays in Vegas?》的书里曾描述过AI为赌场“耍手段”的情形:AI通过人脸识别+大数据提取,搭建个人模型,AI还会根据赌客的微表情来监控他们的状态临界点,赌场就可以根据这些信息肆意地操作系统的胜率,而不需要担心普遍胜率降低使得赌客们愤然离席。而整个赌博过程中,赌场当然赚得盆满钵满。

值得一提的是,赌场AI所掌握的大数据,一部分是由公共数据库和社交网络数据库构成,而另一部分则是大量的涉及灰色交易的隐秘数据。因此,赌场对这种灰色数据的需求会十分旺盛,这些数据甚至包括了人们的许多隐私,而让这样的数据流于市场,其中危害,不言而喻。

其次就是科研方面。15年5月,百度曾宣称自己在ImageNet测试中取得了全球最佳结果,其图像识别错误率仅仅为4.58%。在这个测试中,微软是4.94%,谷歌为4.8%,而人类辨识ImageNet照片的错误率为5%左右。

然而,随后不久,ImageNet的计算机科学家就发表声明指出,百度在测试中存在违规行为,采用了密集测试的方法以提高成绩。

用AI在AI科研上作弊,在公众看来似乎没什么大不了,但这对于一个国家、一个企业的国际形象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各类AI测试本质上是为了提升科技水平,促进科技巨头们的交流,在科研结果的检测里,人们并不在乎谁优谁劣,而是更关心这项科研技术的真正进展。

如果连最为严谨的科学都蒙上了作弊的阴影,学术诚信要从何说起?

不论将AI作弊应用于哪行哪业,我们必须清楚,即使作弊手法越来越高明,投机取巧的行为依旧瞒不过所有人,而其中,最瞒不过的就是自己,你永远不知道未来还会有多少考验,人生的考验凭作弊是无法取胜的。正所谓,智者务实,愚者才会务虚。 

AI作弊:教育AI将重新“域”定

人工智能制定法律是很复杂的问题。比如机器人的知识产权归属,谷歌机器人作的画是否有著作权?无人驾驶如果撞到人,由谁来负责?是开发算法的程序员,还是机器厂商,亦或是政府?

还有取证壁垒也在增加,AI作弊如果被捉到,倘若没有计算机本科背景很难理解这些技术,那么用户如何举证?

而AI作弊如此厉害,对我们的考试制度会有影响吗?以后会不会干脆就不存在考试了呢?很有可能。

然而,这不是因为AI作弊太厉害了。而是教育领域的AI技术与考试中作弊与反作弊碰撞出的AI技术很可能会形成一个新的“域”,这个域并不是单体技术的加和,而是连贯的整体,是关于考试和教育过程中的设备、方法、实践的族群。

举个例子,在生物学里,DNA重组技术最初出现的时候是十分粗糙的,还因其可能会非自然地创造生命而饱受非议,但加入了生物体剥离基因和人工制造蛋白质,形成了一个新兴的“域”,从而产生了新的作用。基因泰克就是第一个利用这个“域”的基因技术公司。有意思的是,这个单体技术出现的时候,人们往往都认识不到某个现有的局面会被颠覆。

同理,作弊AI出现了,我们憎恶它,鄙视它。但它在教育领域里是必定会存在的,首例围棋AI作弊已经出现,其它的还会远吗?

当一个新的“域”出现的时候,它可能并不会对世界产生明显的变化。比如,在无线电被发明的时候仅仅限于电报通讯,如今,无线电成为了雷达、电力传输等技术进步的主要动力。

作弊AI未尝不具有这样的潜能。比如在博彩业成熟起来的AI系统,可以在公共场合做安全监控,通过高敏感度的识别能力防患于未然。还可以被公司用来监督员工的工作状态等等。

更重要的是,经济也会为新的”域”制造更多的机遇。比如火车在刚出现时并没有新的制度产生,对经济也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铁路+火车这个”域”一产生,经济就给予了极大的回应,交通领域也开始发生了巨变。

现如今,考试是为了实现最大意义上的公平,但是,以分数论英雄也导致了“高分低能”的现象。经济在遭遇了教育的新“域”后,可能也会改变活动方式、产业结构和制度安排,如果改变的结果足够理想,到那时候,通过考试来选拔人才的方式可能已经落伍了。

请给游戏留一条生路

考试是制度,所以可以被改革。但博弈是游戏,如果利用AI在游戏里作弊,恐怕就失去科技原有的意义了。

玩博弈类游戏的目的是什么?在博弈活动的过程中,人和人竞赛的乐趣绝不仅仅是为了比较某个人的计算能力。AI成为了游戏里的“天才枪手”,或许会给一些游戏的作弊者带来一些物质上的好处,但这绝不会是长久之计。即使AI能让我们立于不败之地,这样做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马云说过,“在IT领袖峰会大家把AlphaGo说得天花乱坠,我个人觉得So TM What,下围棋的乐趣就在于对方下了一步臭棋,我们搞他一下,可现在连臭棋都不下了,还有什么意思呢?”

有哲学家说过,人们的行为是按照最大化其快乐的原则来支配的。科技的发明应该给人们带来更多的便利和快乐,比如聊天机器人的陪伴,还有机器人顶替了劳动密集型岗位,解放了人们的双手,让人们可以将更多的心思放在创新和追求人生的意义上。

20世纪数学大师希伯特说:真正的数学大师是能够在乡间小道上向偶然遇见的农夫讲清楚什么是微分几何的人。越是深刻的道理,其表现形式也越简单。 而越是伟大的科技,其发明的初衷也应该是最简单的。用大数据、视觉识别等技术来作弊,只是AI一不小心走上了弯路,但是,在时代的拉力下,这些技术终究会回到它的正轨上去。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