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核心硬件

正文

大疆不惑:无人机王者飞入深水区

导读: 暌违三年再度融资,大疆却以另一种姿态重归大众视野。4月20日后,机构投资者陆续收到了大疆新一轮融资的入围通知,标志着持续将近一个月的10亿美元融资落下帷幕,然而这一轮融资却引起极大的争议。

作为全球领先的无人机霸主,大疆在融资上并不担心,但在发展布局上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暌违三年再度融资,大疆却以另一种姿态重归大众视野。4月20日后,机构投资者陆续收到了大疆新一轮融资的入围通知,标志着持续将近一个月的10亿美元融资落下帷幕。然而这一轮融资却引起极大的争议—大疆采取了“B+D”的融资方案,即投资者必须先认购一定比例无收益D类普通股,才能获得B类普通股的投资资格,这一做法令不少投资者反感。

对于融资和上市传闻,大疆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不予置评。

事实上,在融资与上市的背后,是大疆近年来发展的挑战。那些曾经需要绕开大疆求生的无人机厂商,在近年里找到自己相应的细分领域,并由此成为一方霸主。当大疆试图进入这些细分领域时,却发现并不能简单复制过去在航拍无人机上取得的成功,理由是大疆在航拍无人机上累积的核心竞争力,在企业级市场上并不是决定性因素。

“除非航拍无人机在产品生产标准化程度大大提高的同时实现技术成本的大幅降低,否则很难看到有竞争意义的同类企业出现在航拍领域。”无人机行业分析师杨浩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其他无人机的应用领域(如警用、农业等),则可能出现产品、技术、份额超过大疆的企业。

独角兽受热捧

按照大疆要求,机构投资者要先通过认购一定比例的无收益D类普通股,才能获得B类普通股的投资资格,D类股本质上是一种“无息债”,而且锁定期长达三年。更关键的是,大疆的竞价模式更看重投资者认购D类股票的比例,认购D类股票的比例越高,获得参与资格的几率越大。

这种新颖的融资方式也引发了创投圈的震动。在不少投资者看来,大疆跳出了过去由专业FA(财务顾问)撮合大型基金的做法,选择“价高者得”的竞价排名模式吸引中小投资者。另一方面,大疆也没有主动披露财务数据,投资者无法按照公允的估值方法为大疆定价。

但这样的游戏规则并没有吓退投资者。大疆方面宣布,融资计划发布后一共收到近百家投资机构的保证金与竞价认购申请,各家认购金额总和已超出原计划的30倍。4月15日,大疆创新向部分认购比例较高的投资人发送邮件,显示最高的5亿美元的平均D /B认购比例已经高达1.61,即认购1万美元的B股,同时要认购1.61万美元的D股。

“实质上就是大疆希望在融资的同时,又不至于让原股东和控制人稀释过多的对公司的控制权。”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大疆可能目前没有明确的上市退出机制计划,为了提高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就采用了这样的融资方式,“换而言之,大疆更倾向于寻找长期的战略投资者,而非短期的财务投资者”。

从股权结构来看,目前以汪韬为首的大疆管理层仍掌握着大量的股权。融资文件显示,大疆创新公司管理层持股比例高达74%,包括红杉、凯鹏华盈、Accel Partners等机构投资者持股12%,香港科技大学及其他个人投资者占股14%。

在外界看来,大疆在融资上表现强势的主要原因是投资者对“独角兽”的追捧。按照融资文件显示,大疆此次融资的投前估值高达150亿美元,在国内独角兽估值榜单中位列前十,再加上大疆是中国为数不多能垄断全球无人机市场的高科技企业,这种光环让大疆在资本市场上备受欢迎。

大疆不惑:无人机王者飞入深水区

杀入企业级市场

事实上,大疆并不差钱,从融资记录来看,此次10亿美元融资将成为大疆历史上数额最大的一笔融资。根据公开信息,大疆成立至今一共进行过4轮融资,融资总额不超过2亿美元,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中国、中恒星光、远瞻资本等。最近一笔Accel Partners的投资发生在2015年,融资金额只有7500万美元。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这笔融资被视作是大疆拓展新业务的储备弹药。据媒体报道,此次融资的主要目标是拓展的三大新方向,包括医疗影像、教育和新兴产业,其中新兴产业含人工智能、先进制造和机器人等。

在融资文件中,大疆透露在两大现有板块中,无人机板块(包括消费和行业级)在2017-2021年期间将实现累计市场规模880亿美元以上,而影像板块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50亿美元以上。

因此若要达成这一目标,大疆必须在企业级市场发力。虽然大疆在全球航拍无人机的市场份额高达70%,但近年受多起“黑飞”事件和监管政策收紧的影响,航拍无人机的热潮正在降温,大疆在这条赛道上将逐渐摸到天花板。

相应地,企业级市场存在巨大的增长空间,尤其是植保无人机已经成为仅次航拍无人机的新高地。根据第三方机构艾瑞咨询预测,2025年国内无人机市场总规模将达到750亿元,其中行业应用农林植保约为200亿元,安防市场约为150亿元,电力巡检约为50亿元,而用于航拍娱乐的消费级市场为300亿元。

“虽然这几年已经显得非常火爆,但实际在农村的普及率还不到2%。”极飞科技联合创始人龚槚钦表示,极飞去年总共服务了1500多万亩农田,而中国有20亿亩以上的耕地,按照每亩地每年最少要喷洒3-4次农药,市场当量是80亿亩次,光是打药的服务费用就能创造800亿的市场。

在龚槚钦看来,植保无人机只是打开智慧农业市场的一把钥匙,农村地理信息、农业数据服务和农机共享等更大规模的行业变革,“这里的盈利空间比植保要几个数量级。”

从营收结构来看,大疆在企业级市场的影响力明显小于航拍无人机。据财新网报道,去年大疆整体营业收入为175.7亿元,同比增长79.6%;净利润43亿元,同比增长123.2%;其中,消费级无人机业务占据大疆营收总额的85%。

发动价格战

从2015 年年底发布首款农业植保机MG-1开始,标志着大疆正式全面进入企业级市场。当时大疆创新公关总监王帆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016年将是大疆正式进入2B市场的元年,“无人机的技术优势是我们的核心,大疆将依托这一优势进入各行各业”。

在过去三年时间里,大疆保持“一年一迭代”的节奏推出新品,试图打进这一片沃土。根据农业部披露的数据显示,去年全国已保有1.1万台植保无人机,其中大疆 MG系列保有 7500 台。而极飞方向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总共有7562架植保、测绘无人机在中国运营。

但现实是在植保无人机领域,曾经被大疆逼入死角的极飞科技已经占据了主动优势,并反过来将大疆的攻势打破—尽管大疆的销售农业无人机数量超过极飞,但去年极飞销售额达到3亿元,是这一细分领域的公认强手。

对于植保无人机的市场分析,大疆和极飞有着非常两极的判断。按照大疆的说法,国内植保无人机的市场总容量有可能在未来两三年就达到饱和,因此大疆认为未来厂商通过销售硬件难以产生利润。

但极飞则认为,中国农业的机械化程度仍然很低,广阔的农耕面积需要大量的植保飞机作业。龚槚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全国农业无人机的实际普及率不足5%,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根据极飞的计算,中国至少有12亿亩耕地适合完全由无人机完成植保,前提是要有RTK和高清地图等基础设施的支持。

龚槚钦透露,2016年极飞实现营收约4700万元,而2017年则超过3个亿,接近8倍的增速。他表示,目前正值全国小麦统防统治阶段,极飞植保无人机每天的作业量平均达到15万亩以上,相当于2014年的全年作业量,“以此估算,极飞今年的营收规模还会有至少3倍以上的增幅”。

为了击败极飞,大疆首先祭出的是价格战。去年10月底极飞推出三款P系列新品后,大疆也随后发布了MG-1S Advanced和MG-1P系列(MG-1P、MG-1P RTK)植保无人机。除了增送的保险和关怀计划外,MG-1S Advanced 国内地区售价比上一代售价降低近1.2万元,降价接近四成。

与此同时,大疆总裁罗镇华也放言,大疆在农业产业中不应考虑利润,而要让利于农,让实施服务的植保队和农户得到收益。“大疆发展农业无人机,是不是一定要在两三年内盈利?是不是一定要通过销售硬件盈利?这个模式没有人证明过。”他表示,农业在大疆体量里占比很小,但大疆业绩持续增长,可以负担在该领域一定的投入和亏损。

2C转向2B的艰难跳跃

“客观来说,大疆发起的‘价格战’是一种良币驱逐劣币的行为,对行业和社会都有利。”龚槚钦表示,大疆把植保无人机价格拉低,对其他中小规模的无人机厂家而言是重大打击,“这会加速淘汰那些没有技术积累、没有商业运作能力、依靠政策红利和国家补贴而生存的无人机厂家”。

“但大疆与极飞的竞争,不在一个维度。”龚槚钦认为,虽然都在植保无人机领域里探索,但是极飞和大疆各自推动行业发展的商业模式和技术路线是完全不同的。

这里的不同主要是指两者在农业无人机的打法上。在转型之初,极飞就决定不卖无人机,只卖服务,向农户提供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大疆则继续遵循航拍无人机的思路,将无人机卖给代理商或农户。

在无人机行业分析师杨浩看来,成熟的航拍无人机飞行控制系统是大疆的核心竞争力之一,该类技术积累会对大疆开发其他行业产品产生一定帮助,但这种帮助不是决定性的。“在很多方面,飞控必须结合飞行环境和飞行任务进行有针对性的设计与实现,它并不是一个通用的技术环节。”

他介绍,无人机在一个领域中的成熟使用涉及方方面面的因素,比如该行业本身的技术成本、人才规模、行业成熟度、产业链成熟度等。以农业为例,目前无人机系统在技术应用、产品化、商业模式等方面积累的使用经验较多,具备了一定的应用条件。

“无人机作为依据任务设计的空中机器人系统,任务一旦变化,环境特点、飞行功能、负载组成等都要结合该领域的专业技术进行重新设计,因此差别很大,几乎处处都不一样。不同行业间无人机技术的转换并不是容易的事情。”杨浩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这意味着国内外无人机企业进入其他应用领域仍存在空间,除了极飞,曾经与大疆在轻便级无人机领域肉搏的零度智控,近期亦宣布将公司方向调整向安防和巡检行业所用的侦察机上;而另一家无人机巨头亿航也在调整战略方向,将重心放在载人无人机和无人机物流上。

经过三年时间的摸索后,大疆也在调整其在企业级市场的策略。去年年底,大疆首次公布对农业植保无人机市场的未来规划,表示在农业植保无人机市场,大疆也开始要从卖硬件向卖服务转型,通过卖服务获取收益。

杨浩认为,长远看大疆将在全球航拍无人机领域处于垄断地位,但国内外的无人机公司,包括大疆在内,都将转向其他应用领域或向其他领域发展,如农业、电力、警用、测绘、遥感、军事等。“除非航拍无人机在产品生产标准化程度大大提高的同时实现技术成本的大幅降低,否则很难看到有竞争意义的同类企业出现在航拍领域。”(时代周报)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