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机器学习

正文

给人工智能定个“善智”目标

导读: 日前,图灵奖得主、贝叶斯网络之父朱迪亚·珀尔撰文批判当前机器学习的理论局限。他认为,当前的机器学习系统几乎完全以统计学或盲模型的方式运行,不能作为强人工智能的基础。

日前,图灵奖得主、贝叶斯网络之父朱迪亚·珀尔撰文批判当前机器学习的理论局限。他认为,当前的机器学习系统几乎完全以统计学或盲模型的方式运行,不能作为强人工智能的基础。

珀尔的观点非常具有启示意义。目前人工智能的发展被机器学习所主导,而机器学习最大的问题是解释黑箱——即便机器可以得到相对优化的结果,然而由于神经网络中隐层的存在,就算是科学家也无法对结果做出令人信服的解释。珀尔希望通过构建新的结构因果模型,为可解释的人工智能发展提供一条新路。

这种算法黑箱有可能导致“算法暴政”。换言之,在人工智能时代,算法会主宰人们的生活和决策,然而由于普通人对算法一无所知,并且科学家也无法打开算法的黑箱,那么这种算法对人类生活的主导将是危险的。

这种危险或许可以用“赛维坦”来描述。西哲多用传说中的怪兽“利维坦”来形容能量巨大且无法无天之人或国家。如果不加限制,科学也可能发展成为无所不能的怪兽,从而对人们的生活产生强大影响。值得担心的是,带领人们走出落后的“赛先生”,会不会变成人们无所抗拒同时又无能为力的“赛维坦”。因此,发展人工智能和创新技术的重要原则应该是驯服“赛维坦”,即让科技为人类服务,而不是让人类为科技服务。

笔者认为,以驯服“赛维坦”作为起点,人们不妨来一点“赛托邦”的理想,即寄希望于对科技的高效和正确使用,使其对人们的生活发挥出更有利的影响,释放科技所具有的实现社会富足、促进人类群体之间充分沟通、完善弱势群体的补偿与救济、实现人类自由解放和提高社会整体和谐的巨大潜能。

然而,就目前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现状来看,“赛托邦”的理想仍比较遥远。美国一直处在人工智能基础研究的前沿,保持全球领先地位,但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形成的两种主导性的文化却难以服众:一种是宣扬技术导致世界末日的悲观态度;另一种是宣扬极少数技术精英控制世界的“技术超人论”。这两种文化使得美国在人工智能时代缺乏引领世界的文化基础。从这方面看,中国文化的多元统一以及和谐共存理念,倒是为人类思考人工智能的未来提供了新的方案。

当以“善智”为发展目标,人工智能才会使人类社会进入“赛托邦”,让科学技术进一步为人类社会服务,创造出更多的商品,满足人类的基本需求,增加人类社会的和谐,并让人们做自己更想做的事情。

(来源:人民网 作者:高奇琦)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X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