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其他

正文

人工智能技术的兴起能否改变战争的本质

导读: 更为流行的一种看法是随着网络攻击、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数字化网络、快速数据链、GPS精确制导等科学技术的发展,未来战争的特点和实质都将会改变。

人工智能技术的兴起能否改变战争的本质

10月份,英国著名军事史和战略家劳伦斯弗里德曼(LawrenceFreedman出了一本新书《战争的未来:一部历史》The Future of War: A History)。

据《卫报》报道,新书讨论了从 19世纪到今天,人们对战争未来的想法。劳伦斯弗里德曼还引用了美国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在电影《奇爱博士》中表现的人们对核战争的忧虑。除了库布里克,儒勒凡尔纳、内尔舒特和 H.G.威尔斯等人,都表达过人类对核按钮的恐惧,有着反乌托邦的想象。现代以来,人们以为像以前欧洲列国那样的大规模战争将会消失,相比过去,人类会更加文明,不再有绞刑等刑罚,但事实上,现在取而代之也更为常见的全球的恐怖主义活动。这被看作如今世界的新型战争。

更为流行的一种看法是随着网络攻击、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数字化网络、快速数据链、GPS精确制导等科学技术的发展,未来战争的特点和实质都将会改变。未来的战争将会更迅速、更轻松,甚至可能成为一种算法,完全不用实际地开战。

人工智能技术的兴起能否改变战争的本质

弗里德曼从 19世纪中叶的战争理念讲起。这是滑铁卢战役发生约 30年后,经典的战争理念仍然占据主导。这种源自古希腊和古罗马的理念认为,战争会很快结束。先发制人带来的最大效应至关重要,而将对手逼入“歼灭战”则是实现这种效应最理想的方式。1870年的色当会战中,普鲁士的军事组织以及赫尔穆特 冯 毛奇(HelmuthvonMoltk实施的天才战术,展现了近代背景下的经典战争理念。

普鲁士的胜利让欧洲各国总参谋部对这种模式趋之若鹜。然而很少有人关注胜者面对的现实问题如何制服拒不接受战争败局的民众。历史已表明,仅凭一场单独的战役或一位杰出将领就决定胜局的战例极其罕见,大部分战争都是消耗战,拼的哪一方更有持久力,能继续投入人力物力。但对速战速胜的笃信却已经融入到未来战争的构想中。甚至在经历了一战之后,人们仍然相信大国之间的战争有可能速战速决。时至今日,同样的妄想还和以前一样根深蒂固。

弗里德曼现年69岁。1982年起任伦敦国王学院教授,2003年成为副院长,同年获得爵级司令勋章(KCMG从2009年起,开始供职于英国官方伊拉克战争调查机构。著作包括《选择敌人:当美国遭遇中东》AChoicofEnemies:AmericaConfronttheMiddlEast战略:一部历史》Strategy:AHistori等,大多关注战略、核战争、冷战等领域。

哈佛大学著名教授、软实力”一词的提出者约瑟夫·奈曾如此评价他劳伦斯·弗里德曼展现了个不折不扣的世界领先战略思想家,认为相比权力平衡,战略在更大程度上是源自形势的核心艺术。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X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