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正文

驾驶辅助技术败给凯迪拉克?特斯拉承诺的全自动驾驶要如何向车主交待

导读: 长期以来,人们都想当然地认为特斯拉在自动驾驶技术上处于领先地位,现在这个神话将要彻底破灭了。第一次破灭是由实际测试和相关结论引起的。这一次则是人们突然发现,和诸多汽车巨头比较起来,特斯拉并不具备优势。

长期以来,人们都想当然地认为特斯拉在自动驾驶技术上处于领先地位,现在这个神话将要彻底破灭了。

第一次破灭是由实际测试和相关结论引起的。

这一次则是人们突然发现,和诸多汽车巨头比较起来,特斯拉并不具备优势。

其实,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这些证据都非常明显。但是,特斯拉的信徒们仍然一厢情愿地认为特斯拉是领先的。他们怎么会抱有这么明显虚假的信仰呢?原因很简单:

绝大多数人都不了解自动驾驶领域的进展和现状。

大多数人,尤其是特斯拉的忠实粉丝都很熟悉特斯拉的Autopilot的能力。不可否认的是,Autopilot刚刚面世时,它的驾驶员辅助能力,尤其是车道保持能力,确实是当时商业上最好的。 因此,大多数人错误地认为,特斯拉引领着自主驾驶技术的发展。他们认为,在驾驶员辅助驾驶技术上领先也就意味着在自动驾驶技术上领先。

驾驶辅助技术败给凯迪拉克?特斯拉承诺的全自动驾驶要如何向车主交待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今天,驾驶辅助技术能够实现的能力和谷歌、通用汽车或日产这些自动驾驶领域的领导者实现的自动驾驶水平相差甚远。这些汽车可以自主地在城市街道上穿行,并能够在复杂条件下安全行驶。谷歌的汽车可以在不需要人为干预的情况下跑上数千英里,通用汽车即使是在路况复杂的旧金山街头也你自动驾驶上数百英里。他们在2016年就达到了这种水平,一年过去了,他们现在的技术可能会更加先进。

现在,特斯拉不仅要卸掉自动驾驶技术领导者的伪装,它在ADAS驾驶辅助技术上的宝座也岌岌可危了。

特斯拉的粉丝们可能会指出,目前并不存在可以媲美Autopilot的系统,这句话马上就站不住脚了。例如,最近,值得信赖的“汽车和驾驶员”杂志评估了几个驾驶辅助系统。其中就包括特斯拉的Autopilot2.0和凯迪拉克的超级巡航。

从评估可以看出,凯迪拉克的系统要更胜一筹,评估报告中的几段话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

“凯迪拉克似乎可以永远保持在正确的车道内,在四十英里的路试中,它没有提醒过司机要握住方向盘手动干预,后来我们故意长时间不看道路它才给我们提醒。不到十分钟,凯迪拉克的超级稳定表现就让我们变得无聊了。”

这种比较以后可能会经常发生,有些人可能没办法立刻明白为什么通用汽车的系统更加优秀,比如 业内分析师Jalopnik认为,这两个系统差不多,他甚至写道,特斯拉的Autopilot如何出于检查到安全隐患的原因而自动改变车道,而通用汽车的系统似乎做不到这一点。

哎,苏格兰诗人Charles Mackay曾经说过:

“老话说的好,人是很容易盲从的。就像疯狂的牛群一样,人们只能一个一个地慢慢恢复理智。”

所以,如上所述,汽车和驾驶员杂志已经恢复了理智,而Jalopnik还在恢复理智之中,他不再认为特斯拉的Autopilot更加出色了,转而认为这两个系统不相伯仲。不过,我认为凯迪拉克的系统更加出色,是因为:

特斯拉的系统非常不安全。因为汽车太容易做出自己的判断,去追踪错误的车道。我的意思是说,特斯拉的汽车会突然偏离现有车道,或者转入分隔线。而通用的汽车却不会这么做,为什么呢?因为通用汽车采用的解决方案不仅仅依赖于车道作出判断,它使用的是周围环境的高清地图,并且具备关于行驶路线和车道的精确信息,即使它无法看到车道,也能准确判断自己的位置,有了这么多信息,他就不会盲目的进行猜测,因此它不会突然变道,因为它任何时候都能知道整个汽车的行驶路线的曲线是什么,车道在哪里。

之前,特斯拉的汽车自动变换车道并不是出于安全隐患检查的原因,因为它当时的超声波传感器的探程并不够。现在,它的超声波传感器虽然有所改进,但是探测范围仍然不够,可用于检查安全性的摄像头特斯拉又不舍得用(可能将来某一天会用上),所以现在的自动变道可能也和安全隐患检查无关。因此,对特斯拉来说,在无法检测安全性的情况下自动变道是一种危险的行为。显然,凯迪拉克的系统也需要考虑到这种危险性。

不管怎么说,经过比较,凯迪拉克的系统显然能够为高速公路行驶提供更加可靠的驾驶辅助功能。而特斯拉的系统仍然不可靠,并且容易突然改变车道。

当然了,这两个系统都要求驾驶员把注意力放在道路上。但是,特斯拉的驾驶员需要更加格外注意,因为他们不仅需要应对实际路况造成的警报,还需要注意在没有任何威胁时汽车作出的不合理行为。而凯迪拉克的系统只需要注意路况就可以了。

两款系统的这个差异不容小觑,因为:在凯迪拉克的系统中,如果你正在看着道路的话,你知道路况怎么样,显然,你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放松。而特斯拉的系统就不一样了,它的不合理行为意味着驾驶员可能任何时候都需要采取行动,即便道路上没有任何能够观察到的危险,因为汽车可能突然做出错误的判断,所以驾驶员需要时刻警惕在心。这个差异是通用和特斯拉采用的解决方案决定的。

结论

那些长期追踪自动驾驶技术发展的专业人员早就放弃了特斯拉是自动驾驶技术领导者的错误观念。

但是,对于普罗大众而言,特斯拉引领自动驾驶技术发展的神话仍然一如既往的存在,这是因为老百姓不会去关心和追踪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而且他们还会混淆驾驶辅助系统和自动驾驶系统。特斯拉确实在商业性的驾驶辅助系统方面(尤其是车道保持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所以一般公众认为,特斯拉是自动驾驶技术的领导者。

现在,随着凯迪拉克配备了特斯拉所不具备的更加出色的驾驶辅助功能,特斯拉是自动驾驶技术领导者的神话再次破灭,随着其他先进的系统陆续进入市场,特斯拉的光环和神话会遭受进一步打击。

当然,这个神话肯定不会支撑到谷歌和通用汽车开始提供基于自动驾驶技术的服务的时候。

同时有传言称,至少35000名特斯拉的车主,为他们的爱车购买了FSD(全自主驾驶)选件。我不认为特斯拉有能力提供全自动驾驶功能,以它现有的硬件根本做不到这一点。总有一天,特斯拉要为这35000名(数量还在增长)汽车业主承担责任!

在我看来,特斯拉应该向这些车主退还3000美金,以抵消这个责任。但是,3000块钱显然远远不够。因为这些车主们可能会争辩称,他们就是因为看上了全自动驾驶功能在购买特斯拉的汽车的,因此,特斯拉要根据整车售价而不是FSD配件的价格来承担责任。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