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机器学习

正文

中国深度学习初创公司哪家强?

导读: 在最基本的一些方面,中国初创公司的技术、应用或是创业进程都和硅谷或欧洲没有那么大的差异,却仍让人大开眼界。这趟访问既印证了他长久以来的一些认识,也在很多重要方面改变了他的观点。

在IEEE院士、Cognite Ventures 的首席执行官 Chris Rowen 看来,中国深度学习方面的初创公司令人眼花缭乱。在拜访了北京、深圳、上海和杭州等地多家深度学习初创公司后,Rowen 撰文公布了他的“观察结果”,并对其中七家公司做了特别点评。

他表示,在最基本的一些方面,中国初创公司的技术、应用或是创业进程都和硅谷或欧洲没有那么大的差异,却仍让人大开眼界。这趟访问既印证了他长久以来的一些认识,也在很多重要方面改变了他的观点。

中国初创公司最让人惊讶的一点在于,它的创业环境和硅谷非常相似,和其他亚洲市场则颇有不同。

首先,有不少资金来自传统 VC、行业赞助商,甚至有一些美国半导体企业,比如赛灵思和英伟达,也投资了中国的一些知名初创公司;其次,深度学习表现活跃,这一点和我在美国观察到的深度学习“淘金潮”也很像,却与中国台湾、日本和韩国市场相反,这些区域的深度学习初创公司发展没有这么好,或者是因为初创企业在整个商业环境中不那么重要(日本),或者是因为大家对深度学习的热情还不够高涨(台湾、韩国)。充足的资金和高涨的热情带来了工程团队的高速增长——我见到的最小的公司也有 25 人,最大的则有 400 人左右。中国初创公司甚至有着和硅谷团队相似的办公室布局——开放,没有隔间,还有无限享用的食物。现在这么说还为时尚早,但太平洋两岸确实在生发出一种共同的企业文化。

观察1:中国学术和产业技术社区与深度学习领域的爆炸式增长关系紧密,许多公司在寻求利用深度学习技术进行产品落地。百度在深度学习领域投资巨大,研发团队超过1000人,这已经为西方世界所熟知。来自中国大学的深度学习方面的论文数量巨大,初创公司对这一技术的研发兴趣也十分高涨。总体来说,中国工业似乎正在从“低成本”模式逐渐向关注功能创新转型。中国初创公司更倾向于硬件和系统类产品,纯云端软件类初创企业比美国和英国少得多。但是,系统中的原生软件内容增长迅速。几乎每一家我拜访过的公司都做了自动驾驶系统、面部识别、群体监测或是人口评估方面的演示。

观察2:中国初创公司勇于开发新的深度学习硅平台。我拜访的多家软件公司都正在或计划开发芯片,融入神经网络推理计算能力。也许四家中国创业公司中就有一家在做硅产品,而从全球范围来看,这个比例是十五分之一。

一位高管解释说,中国投资者乐于看到芯片层面展现出的潜在前景,初创公司则相信这么做能够保值。这与目前硅谷的理念其实正相反——投资者目前都闻芯片色变。这种令人惊异的反差一方面体现出中国芯片研发成本较低(原因包括研发人员薪酬较低、回避了 20nm 以下的最前沿技术、利基战略等等),一方面展现了中国市场普遍相信将软件和芯片绑定有助于保护软件产品的价值。讽刺的是,硅谷目前的芯片研发已经非常少见,一方面是因为成本高昂,产品周期长,另一方面是因为云端软件创业公司前期投资少得多,对投资公司更有吸引力,且新的市场利基者层出不穷。

观察3:中国初创公司几乎全部都在关注视觉和语音应用,其在云端部署上只其到支持作用。自动驾驶、人机交互和监控是最热的板块。大疆,世界上最大的消费无人机制造商使用了高度复杂的深度学习算法进行目标追踪和手势控制。大多数做计算机视觉的公司有识别和追踪车辆、行人及自行车的技术能力,并做了演示,这可以应用于自动驾驶辅助、无人驾驶和群体监控等多个场景。在计算机视觉领域,顶尖的初创公司包括寒武纪科技、格灵深瞳、深鉴科技、竹间智能、旷视科技、地平线机器人、云天励飞、Minieye、Momenta、摩图科技、Rokid、商汤科技,以及零零无限。

语音系统也是个很大的领域,尤其是自动语音识别方面。顶尖的初创公司包括思必驰、出门问问和云知声。

中国深度学习初创公司哪家强?

观察4:中国安防市场比例巨大,因此基于深度学习的面部识别、行人追踪和群体监控引发了极大的兴趣和关注。中国的视频监控市场已经排在世界第一,且仍在快速增长。中国供应商在描述着识别和追踪罪犯的应用场景,但中国的犯罪问题却并不严重(例如,中国的暴力犯罪和经济犯罪都在美国之下)。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